第二章 銅糖與戴森原則(1/2)

暫時用著“約格”這個名字的男人用兩隻手撐起頭顱,望著垃圾山下的世界,再次歎息。

“我總覺得,世界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約格”覺得,自己和這個世界之間,一定有一個瘋了。

在他的東麵,是一大片“農田”,銀黑色覆蓋了大片的土地。那是一種矮小的喬木,不到兩米高,葉子是銀黑色的,有著純藍色的樹汁。每棵樹上都有一個機械裝置,每天都有專門的人去通過機械裝飾采集汁液。

這些汁液就是“銅糖”。

據說鎮長最大的願望,就是鋪設一套管線,實現銅糖采集無人化,並將全鎮的銅糖牢牢握在手裡。但據說這種管線比較貴——單純的鋪管線不難,難的是如何防止鎮上的居民偷竊,維護費實在是太高了。

銅糖就是這個時代居民的主食。

儘管“約格”自己也攝取銅糖——主要是通過上顎的一個斷裂的軟管口攝取,但他依舊覺得這很瘋狂。

他曾經留下一點點銅糖,然後找來可燃物加溫銅糖做實驗。

他發現,這銅糖毫無疑問含有銅元素。在加溫到一定條件下,甚至會析出無水硫酸銅。

這很奇怪。

但是,除了他之外,好像就沒人覺得“生物不應該攝入這麼多銅”了。

黑色的植物也很奇怪。“約格”真心覺得,植物就應該是綠色的。但尤基、尤利婭母子對他賭咒發誓,說世界上就不存在綠色的植物。

真的很奇怪。

這一切都非常、非常、非常不合理。

但更奇怪的是,他內心的一部分卻又覺得,現在的這個世界是符合邏輯的。似乎是經過了漫長的變化,他所知道的世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這個過程他甚至經曆過。

隻可惜,這些東西似乎都已經燒掉了。他的電子腦部分隻殘留了幾個元件,可能還不是一個完整的芯片,而他的生物腦可能也撞壞了——當然,也有可能是餓壞了。

“這世界……到底怎麼了……”

他低語。

“喂!”尤基跑上了垃圾山:“約格你怎麼還在看風景啊!快點來幫我啊!說不定能湊齊你新身體的原料呢!”

“哦。”男人就這樣被尤基抱著跑下了廢鐵組成的山脈。兩人一路打滾,來到了之前沒去過的地方。

此時的“約格”除了腦袋之外,已經有了一個頭蓋骨【雖然是燃料蓋改的,不合腦袋】,兩隻胳膊【似乎是尤利婭以前用過的,甚至尤基的外婆也用過,實在太舊,隻能賣出廢鐵錢,所以被尤利婭留下來,主張“什麼時候胳膊壞了就應急用”】。

萬幸,他的脊椎雖然斷裂了,但是“中樞神經金屬基化很高”【村長說的,尤基也沒搞明白是什麼意思】,那一點點脊椎可以作為“萬用接口”。不然,他連這兩個手臂都用不起來。

鎮長難得發了善心,幫“約格”接上了兩隻手。

男人沒有肩膀,兩隻手直接連在頸椎上。他就用兩隻手在地上行走,活像一隻家禽。

連男人自己都驚訝的是,他似乎頗有工程學方麵的才能,似乎真的有希望用零件拚出一副能用的身體。

…………………………………………………………

一個月之後,“約格”終於給自己安裝了一個“肩膀”。雖然這就是脖子下麵接一段軸承,然後將兩個手臂安裝到軸承上。

但起碼,“約格”可以點頭或者搖頭了。

這可是一個天大的進步。肢體語言真的讓交流效率提升了很多。

之後,尤基又為“約格”找了一個蓄電池掛在支架上。男人覺得,擁有蓄電池的感覺,就好像舊時代的“心臟”。在有了這個蓄電池之後,他終於能夠活動得更久一點了。

這天中午,男人就呆在太陽能光伏板旁邊,將蓄電池和共用充電接口連在一起,然後打開了自己的左臂外殼,用一把電磁起子做細微的調整。

在意識到自己有個叫“約格”的仇敵之後,男人就陷入了某種危機感之中。他不知道這種危機感的來源。似乎整個世界都與這種危機感相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