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以·狗皮膏藥·薩迦(1/2)

彼得堡海軍教堂身後,一群佩戴內務部標識的警察在盧堅科夫的親自帶領下,將石泉和艾琳娜曾經到訪的老舊公寓圍的嚴嚴實實。

這次不但大伊萬沒來,設置連他的父親瓦西裡都沒出現在這裡,這父子倆此時正在卡佳奶奶居住的養老院做客呢。經過兩三個月的治療,卡佳奶奶又恢複了那副風燭殘年的模樣。

上次的病症並沒有給這個頑強的老人帶來任何實際的傷害,甚至在接到石泉托大伊萬帶來的那本從麥克唐納島發現的《巨人傳》古籍時,這老太太還能顫顫巍巍的自己掏出老花鏡看上兩段——哪怕她看不懂俄語。

隻不過相比大伊萬父子倆的輕鬆悠閒,相隔幾十公裡的科特林島,喀琅施塔得海軍大教堂前的海錨廣場上,盧堅科夫的內心卻酸澀而忐忑,甚至30年前他剛剛參加工作不久就遭遇蘇聯解體的那段動蕩時期都不像今天讓他覺得這麼難熬。

和上次在哈薩,他主動去暗中調查高爾察克的寶藏不同。這次他是真的不想來,因為這**就是個坑!找到了隻能說明自己上次的無能,順便讓老板對瓦西裡那個酒蒙子刮目相看。找不到的話盧堅科夫咬牙切齒的看著手裡的棕黃色葫蘆型小瓷瓶子。

這是大伊萬在離開雷達站之前,從小野那討來的一瓶速效救心丸。在他老爹做出決定去探訪卡佳奶奶之後,好心的大伊萬便將這救命的寶貝慷慨的送給了需要直麵壓力的盧堅科夫同誌。

還不等這個詭計多端的老警察坐好心理建設,他的手下們便已經照著金條上的地址圍住了公寓,並順利打開了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防盜門。

漫長又短暫的等待中,他的親信從百多米外跑過來,將一個裝在密封袋子裡的大方塊遞給了盧堅科夫。

接過密封袋子輕飄飄的手感卻讓盧堅科夫有了不好的預感,略顯粗暴的撕開密封袋子,待他看到那厚厚的一遝國債券時,他的心已經如墜冰窖。

似乎是覺得這打擊不夠大,這位曾經在西伯利亞勒拿河上給石泉幾人當過幾天船夫的中年人壓低聲音說道,“那套公寓裡放滿了國債券。”

“全全都是?”盧堅科夫艱難的咽了口唾沫,再也無法維持他往日毫無波瀾的心境。

這手下點了點頭,“老板”

“都搬出來裝進運鈔車吧”

盧堅科夫拍了拍手下的肩膀,神色落寞的轉身鑽進了停在不遠處的直升機,不管他是否願意,他都必須把這結果報上去才是,順便還要通知下躲在卡佳那裡的大伊萬父子。

隨著直升機起飛,盧堅科夫看著海軍大教堂的金色圓頂,他從來沒看得起過那個以收藏各種伏特加為樂的瓦西裡,更沒把龍和熊探險俱樂部當回事兒。甚至在他的內心,安德烈也隻不過是個予取予奪的肥羊罷了。

甚至就連成為俱樂部的會員,隻不過是他和安德烈的一筆交易而已。但他卻從沒想到,那些他從沒當回事兒的挖土黨竟然帶給他這麼大的“驚喜”!

直升機在越飛越遠,不久之後,正陪著卡佳聊天的瓦西裡便最先接到了消息。不動聲色的朝兒子使了個眼色,這父子倆趁著護士給卡佳例行檢查的功夫離開客廳走進了空蕩蕩的樓梯間。

“希望你送給盧堅科夫的藥他還記得怎麼用。”瓦西裡從懷裡摸出兩根雪茄,神色揶揄的調侃著自己的好同事。

“沒找到?”

大伊萬接過雪茄後明顯鬆了口氣,沒用什麼費事的柏木條,帶著濃烈煤油味道的zio打火機跳出焦黃的火苗,父子倆叼著雪茄湊上去各自吸了一口。

濃烈的煤油味道成功的毀了這兩顆安德烈高價買來的極品雪茄,但卻絲毫不會影響大伊萬父子倆的好心情。

“對他們來說是廢紙,對我們來說是黃金。”

瓦西裡含糊不清的解釋了一句,並沒有把真相告訴大伊萬,“趁著我還不算老,應該還有機會往上爬一爬,伊萬,替我感謝一下尤裡,這個年輕人幫了我們大忙!”

大伊萬心不在焉的點點頭,實則內心卻在瘋狂好奇盧堅科夫到底替他們父子找到了些什麼。

而與此同時,貝加爾湖畔的雷達站裡也再次迎來了狗皮膏藥一樣的以薩迦和那位紅發女人米莉安。

“你們怎麼又來了?”原本正打算去後山打獵的石泉無奈的將手中的步槍丟給何天雷,稍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華夏不是有句話叫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嗎?”以薩迦有些小帥的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你就這麼不歡迎我來?”

“你來了就沒好事”

石泉帶著這倆人一邊往雷達站裡走一邊問道,“這次又乾嘛來了?”

“找你坐坐”

“沒時間”

“找你幫個忙”

“拒絕,不幫”

“那如果是發布委托呢?”以薩迦嬉皮笑臉的繼續問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