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救命之恩(1/2)

少女話音剛落,狂風卷起,一隻五六米長的白色老虎從頭頂而降,巨大的虎掌直接朝著兩人拍了下來。

“幽行!”少女輕哼一聲,連驢帶人裹著江雲鶴化作一道黑煙朝著遠處竄去,沒竄出去多遠,就在空氣中若隱若現,到最後消失不見。

巨虎眼中帶著凶戾,焦躁的拍打一下地麵,隨後再次發出一聲狂怒的虎嘯,頓時塵土飛揚。

當灰塵落去,巨虎已經不加了蹤影,然而原本的地麵出現個方圓數裡的大坑,大坑中間又有一根石柱。

那石柱便是暘山君之前所停留的地方,周圍全都化為齏粉,隻有這裡保留了下來。

江雲鶴隻覺得眼前一黑,隨後就感覺跟坐拖拉機似的,一陣劇烈的顛簸,過了不知道多久才停下來,眼前重新恢複光亮,兩人竟然在一座大城不遠處。

在方才短短的時間內,兩人不知道跑了多遠。

“我就說那幾個慫包怎麼敢追過來,原來是給暘山君探路的。”少女自言自語,發出冷笑。

“嘔……”旁邊江雲鶴從驢身上滾下來一陣劇烈的嘔吐。

驢子嫌棄的走遠幾步,鄙夷的看了江雲鶴一眼。

江雲鶴將肚子裡的東西吐了個乾淨,緩了老半天,恢複過來後先是看著前方的三十多米高的城牆一臉驚歎。

接著轉身對少女抱拳肅然道:

“姑娘,江湖路遠,山高水長,山水有相逢,有緣再見!”

他是明白了,雖然在一個陌生的世界想要生存下來很難,可在這姑娘身邊想生存下去更難。

之前幾個人是找她的,那老虎也是找她的,人家叫她妖女,她叫老虎暘山君,簡單幾句話江雲鶴就聽出來不少東西。

第一,這姑娘也不是什麼好人,從她之前拖自己下水就能看得出來。

第二,那老虎恐怕很厲害,還帶名號的,聯係這姑娘之前問自己是不是妖怪可以得出,那老虎八成就是妖怪,還是很厲害那種。

江雲鶴腦子轉的極快。

“我長的很醜?”女孩兒略有些訝然,歪著腦袋看他,嬌俏的小臉上帶著疑惑。

“大概世界上沒幾個人比你更美了。”江雲鶴摸著良心說話,實際上在經曆過地球網絡上各種美女的轟炸,這已經是極高的誇獎了。

“誰比我美?”女孩兒的眼睛頓時眯了起來,目光閃爍。

那雙眼睛裡仿佛是兩把刀子,讓江雲鶴自己遍體生寒。

江雲鶴突然有種錯覺,自己正麵對一個正在照著鏡子的女人:“魔鏡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當然沒有!”

作為一個成年人,有錯就要改。

“如果有人說有,那他是在說謊。或者他是個瞎子,沒親眼見到你。”

女孩兒頓時展開眉頭,笑得像隻貓一樣,讓人心生愛憐。

“那你為什麼要跑?”

江雲鶴長歎一聲:

“剛才那兩撥都是找你的,任何一個人都能輕易要了我的命,我這人怕死,還要留著有用之身去做大事。

所以,就此彆過了,後會有期!”

反正前麵就是城池,到了城池裡找個活計,先想辦法活下來再說。

如果能撿到錢包之類的就更好了。

如果實在不行……不知道這裡的乞丐有沒有地盤,自己會不會被打?

江雲鶴深知,彆以為自己有現代的知識和眼界就能在一個陌生的世界混個出路。

之前花旗有個專欄作家也這麼想的,做了個實驗,放棄自己的職業,如同一個底層百姓那麼生活。

然後陷入越窮越工作,越工作越窮的循環

三個月後,她連啟動資金都花光了,也沒看到一點的光亮。

那個專欄作家還是個世界排名35大學的博士,在熟悉的現代世界,尚且如此。

自己一個末流211研究生,到了這裡就是全部從零開始。

少女見江雲鶴抱拳後就要走,眼珠子轉了轉,突然笑了起來,一閃身就出現在江雲鶴身前,伸出白生生的小手。

“我可是救了你兩次,你就這麼走了?不報答救命之恩?”

江雲鶴一臉震驚,聽聽,是人說的話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