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故事(1/2)

江雲鶴知道該說的得說了,不然除非自己能半路跑掉,否則對方發現自己騙她,自己肯定討不到好。

雖然自己說的句句是實話。

“我的家鄉,不是武國的濱城,是華國的濱城。”江雲鶴苦笑道。

“你騙我!”蘇小小神色頓時冷厲起來。

江雲鶴不是沒見過世麵,可此時仍然感覺渾身發寒,心臟更是如同被一隻大手撰住一般。

“你能分辨我說的是不是真話吧?”江雲鶴道。

蘇小小冷著臉緊盯著他,江雲鶴便與她對視。

片刻後蘇小小神色漸漸放緩:“是真話,沒騙我!”

隨後神色更加疑惑:“可華國在哪?我怎麼從沒聽過?”

“我也不知道距離這裡多遠,在哪,你不是覺得我衣服頭發奇怪麼,華國都是如我一般,反倒我看此處之人覺得奇怪。昨日還是我第一次見到妖怪,此前也從未見過。我們那沒有妖怪。”

蘇小小又盯著他看了半響,表情漸漸恢複如常,眼中帶上一絲喜色:“有意思,我不知道,彆人想必也不知道,若是能到你們那個華國,那賤人再也找不到我了。”

“既然這樣,你便在我身邊留著,端茶送水,直到找到那個華國所在。”

江雲鶴心中一動,這蘇小小口中的賤人是誰?她在被人追?不單單是暘山君,還有個女人,而且她未必是對手。

心中頓時有了主意,開口道:

“在你身邊危險太大,你這樣的高手自然不用擔心,可誰隨手一下,我命就沒了。”

蘇小小臉上掛著笑,笑的越發甜了。

“你想說什麼?”

“要不你教我兩手,不求其他,起碼有點自保之力,免得被人隨手捏死。我死了,你也就找不到華國的所在了。”江雲鶴順杆往上爬。

“呀,原來打著這個主意啊……”蘇小小聽完之後,慵懶的拖著長音。

“你倒是機靈。”

“就算我學了些什麼,也不可能是你的對手,逃不出你的掌握不是?最多,讓我遇到危險的時候能稍有一點自保之力。”

“多少人求仙尋道,窮儘一生而不可得,你幾句話就想從我這學了東西去,是不是太便宜你了?”蘇小小斜著一隻眼睛看他,沒錯,就斜了一隻,那張精致的臉蛋兒上兩隻眼睛呈現一個怪異的形狀,顯得有些詭異,讓江雲鶴心中一突。

“我可以用一個關於修煉的故事來換,這故事既有修心之意,又有煉丹的隱喻,也許對你有些用處。”江雲鶴一咬牙道。

“修煉的故事?有趣,說來聽聽。”

“故事有點長……兩三日都講不完。”

“那便講兩三日,反正也不急,先讓小二送桌好酒好菜來,我也有些餓了,再和我說說華國的事情。”蘇小小抻了個懶腰,吩咐道。

江雲鶴出門的時候心中其實是有點慶幸的。

先不說能不能從蘇小小那學到修煉有關的東西,如果沒遇到她,自己現在不一定在哪風餐露宿或者乾脆進了野獸肚子了。

從這個角度來說,自己遇到蘇小小未必是壞事。

不過之後還是要小心些才是,這少女,給他的感覺很危險。

以他幾十個女朋友的經驗,他知道什麼樣的女人最好不要得罪。

不要說得罪蘇小小,哪怕是觸怒她,自己就要倒黴。

心念一轉,又想起《西遊記》來,他要給蘇小小講的就是西遊記,說這本名著是關於修心和煉丹的小說,也沒錯,裡麵太多隱喻的東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