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好人好事(1/2)

“謝謝啊——!”帶著身後河中胖頭魚的誠摯謝意,江雲鶴光著膀子,肩頭扛著衣服包著的最後一堆銀子回到路邊。

“哎呦,累。”江雲鶴將銀子扔路邊,一屁股坐地上。

原本裝銀子的箱子早就爛了,江雲鶴用衣服包著,跑了四五趟才跑回來。

初步算算起碼也有一百多斤,足足200錠。

江雲鶴盤算一下,估計是十兩一錠,而這一錠絕對不夠一斤,估計也就八兩,那麼一兩就在四十克左右。

“你倒是好嘴皮子,膽子也大。”蘇小小坐在路邊,看著毫無形象坐在那的江雲鶴嗤笑一聲。

用饅頭跟魚妖換魚,又把魚妖的銀子騙來,她距離雖然遠,卻也聽的清清楚楚。

此時再看江雲鶴,總覺得這人油嘴滑舌,一肚子壞水。

“各取所需罷了,那胖頭魚太單純,這銀子它要來沒用,隨意跟人露了財,到時候被人窺視,這就是取禍之道。我將這銀子拿了,它安心了,也安全了。說到底,我這是做好人好事。”江雲鶴不在意道。

“明明是騙了人東西,竟然還能這麼理直氣壯振振有詞,你這心黑和臉皮倒是適合進我無憂門。”

“師傅在上,這便是拜師禮了。”江雲鶴一翻身就從地上跳起來。

此時他才知道蘇小小出身,無憂門,聽起來不差,不過看蘇小小的意思,也不是什麼名門正派。

“當我徒弟?做夢吧!”蘇小小嗤笑道。

“師姐在上,還請渡我入門!小小謝禮不成敬意!”江雲鶴嘿嘿一笑。

“少耍弄那些小心思,你這兩天的故事講的有些意思,之後鞍前馬後做得好,說不定我心情好教你兩手。”蘇小小打了個哈欠。

“對了,我看你的樣子不像是普通人家的,手上連個繭子都沒,應該是什麼也不缺,那天你哭什麼?”蘇小小眼珠子一轉突然道。

江雲鶴一聽這話,頓時有些尷尬,總不能說自己打遊戲被感動了然後熱淚盈眶吧?

當即語調一沉:“實不相瞞,當日無數人為了救我放棄了一切(數據),看著他們一個個離去,我實在是……心中慚愧啊……(手殘,禍害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存檔)”

“呦,這還是有深仇大恨呢!可你當日不是這麼說的啊……”蘇小小學著江雲鶴的聲音:“那是一個沒招誰沒惹誰的下午,我在家老老實實呆著,一眨眼,就嗖一下出現在這了。”

學著學著,蘇小小自己就笑出來,如同晚的風送來的風鈴聲。

江雲鶴閉上嘴專心烤魚,不多談這事。

蘇小小也不問,她對這也不太感興趣,方才隻是隨口一提而已。

沒多久香味就出來了,江雲鶴將調料灑上,香氣更加誘人。

“好了,可以吃了,可惜調料太少,隻有鹽巴和茴香草,若是有辣椒孜然就好了。”江雲鶴略有些遺憾道。茴香草和鹽巴都是他從客棧後廚弄到的。

他不知道蘇小小需不需要每天吃飯,反正他得吃。

將魚塞到蘇小小手裡,就看蘇小小有些嫌棄的打量賣相漆黑的烤魚,不過看在香氣的味道上,小咬了一口,臉色更加嫌棄了,隨手扔一邊,看的江雲鶴眼角一抽。

好歹是自己辛苦烤出來的……

算了,人家是大爺。

不吃就不吃吧,糟蹋就糟蹋吧。

江雲鶴悶頭咬了一口,也皺了下眉頭。

魚肉倒是細膩鮮香,但沒有料酒醃製,味道太腥了。

不過荒郊野外的,有的吃就不錯了。

早上出發,自己中午就吃了兩個饅頭,又不像蘇小小那樣可以直接喝西北風,再不吃就沒力氣了。

好在是魚刺比較少,吃起來也快,囫圇吞下去幾口,總算有點東西在肚子裡墊底。

隨後就聞到一股撲鼻的香氣,讓人垂涎欲滴的那種。

而且味道還很熟悉,自己昨天還吃過。

抬頭一看,就見蘇小小麵前一張小桌子,上麵擺著幾個盤子,盤子裡半隻雞,一盤炒肉,還有兩個小菜,都是那客棧的拿手菜。

江雲鶴:???

你是小叮當嗎?

桌子哪來的?

菜哪來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