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自信一點(1/2)

江雲鶴眼睜睜看著那兩個青年在蘇小小開口之後,一人雙臂一展,無數紙符化作一隻隻蝴蝶漫空飛舞。

而另一人一動手,身前出現一本半人多高的書,書頁不停翻動,從中傳出虎豹豺狼的嘶吼,隨後從中彈出一隻背殼帶刺,猙獰無比的大龜來,放一脫開書頁就急速變大,將兩人完全擋在身後。

“萬化書?有意思。”蘇小小略微有些意外,麵前少年所拿的自然不是真正的萬化書,可仿製萬化書也是稀有之物,價值連城。

看來這兩人身份不一般。

不過蘇小小也不在意,右手一握,那一縷縷銀絲頓時將那巨龜捆了起來,任由它如何掙紮,周圍木屑石塊亂飛也掙脫不得。

然而那無數蝴蝶已經朝著兩人撲來。

江雲鶴下意識縮頭。

“呼——!”蘇小小小嘴輕張,一縷青煙從她口中吐出,迅速彌漫被那巨龜拆了小半的客棧大堂。

隻見那一隻隻蝴蝶剛撲到麵前就變成灰色,化為一張張符紙飄落。

見兩人手段被蘇小小這麼輕鬆解決,兩人紛紛變色。

先是迅速退出大堂躲開那青煙,大喝道:

“你是什麼人?”

蘇小小又是一吸,仿佛時間倒流一般,那些青煙再次回到蘇小小口中,舔了下嘴唇,這個動作加上那張臉蛋兒竟然頗有誘惑力。

就連江雲鶴這樣見多識廣的都有一點點驚豔。

蘇小小沒理外麵兩人,反而道:“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仿佛乳燕投林一般,無數符紙從外麵飛進來,在空中一卷再散開露出一個身穿白色道袍的女子。

正是昨天晚上見到的那人。

“掌令師姐!”兩個青年半躬身道。

“無憂宗,蘇小小,你不去無崖山,來清河有何事?”女子聲音如刀一般冷冽。

聽到蘇小小的名字,那兩個青年臉色頓時大變,充滿警惕。

“我麼,想要借點東西……”蘇小小輕笑道。

女子皺了下眉頭,沒接話。

不過蘇小小自顧自說下去:“執月,看你長得如花似玉,我這位仆人剛好還未結婚,借你人用一用!你那名氣尚可,配我這仆人剛好合適。”

江雲鶴:???

關我什麼事?

執月身後兩個青年瞪大了眼睛,怎麼也想不到蘇小小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先是憤怒的瞪了一眼蘇小小,又滿是殺氣的瞪向江雲鶴。

要知道周圍三派五門,誰不知道紫宸宗的掌令執月?怎麼有人敢出言這麼侮辱?

江雲鶴覺得自己挺無辜的,現在到底是應該攤手還是聳肩?

衝著對方露出一個無辜的笑容。

不過對方明顯誤會了,覺得江雲鶴在挑釁,殺氣更足了,額頭青筋直跳。

江雲鶴:算了,躺平吧。

對方顯然無法接受自己的善意。

執月皺了皺眉頭:“蘇小小,你就是來這逞口舌之利的?”

“當然……”蘇小小笑的嫵媚,“是拿下你再說!”

地麵突然彈起一條黑蛇朝著執月一口咬去。

再仔細看,這哪是什麼毒蛇,分明是一道影子從蘇小小腳下延伸出來,卻如同活了一般,彈起襲擊。

“蘇小小!”執月臉帶怒色,整個人散成無數符紙,再在門外一卷一散,露出身形。“要動手,到城外去。”

“由不得你!”蘇小小的身形瞬間衝出,右手指尖湧出的銀絲朝著執月捆去,與此同時執月腳下彈起十幾道影子,仿佛天羅地網般將其罩住。

“鏘——!”一聲古怪的鳴叫,一隻通體火焰的火雞(存疑)撞開影子衝天而起,翻身吐出十幾個火球,落到一半突然綻開成為十幾朵火焰蓮花,片片花瓣脫落,如同漫天桃花雨。

然而所有人都退避三舍,根本不敢讓那火焰花瓣沾上半點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