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大操大辦(1/2)

執月從昏迷中醒來就發現自己45度角仰望天空。

自己被捆在一個人背後,兩邊的樹木正在緩慢後退。

還是倒著背,背對背的那種。

後背傳來的灼熱感,以及汗水打濕的衣服,全都讓她羞憤難當。

想要調動體內靈氣,缺發現體內空蕩蕩的,半分氣息都沒有,不但如此,整個下半身都沒有知覺,仿佛石頭一般。

而自己體內剛產生一絲靈氣,便湧入下肢被吞沒掉,仿佛那是一個無底洞一般。

“蘇小小!”

而她正對著的就是坐在驢背上一臉笑意的蘇小小。

“你要做什麼!”執月咬牙切齒道。

“呐,我不是說過了麼?我這個仆人還缺個媳婦,我看你們挺般配的,我這也算是成人之美。”

“殺了我,否則我以後一定會殺了你!”執月臉色鐵青。

“殺我?拿什麼殺我?靠眼神麼?”蘇小小譏諷道,隨後話音一轉:“將《人紀鈔上卷》交出來,我就放了你。”

“你的目的果然是《人紀鈔》,想我交給你,做夢吧!”執月並沒有覺得意外。

或者說早就在她意料之中。

讓她沒想到的是,蘇小小的手段竟然那麼多,果然能名傳天下的沒一個是簡單的。

“那我就看著你和我仆人結婚,看著你和我仆人生子,看著你如一個普通人那樣生老病死,幾十年後化作一攤白骨,看看你交不交。”蘇小小笑的得意。

果然,執月臉色頓變,如蘇小小所說那種,比殺了她還要可怕百倍。

不單單是痛苦,更是讓人無法承受的羞辱與絕望。

很快,執月的表情就平靜下來,深深看了一眼蘇小小,帶著自己的倔強,閉上雙眼。

蘇小小輕笑一聲,自己想要折磨她,有的是辦法,如果她真的抗住了,那也無所謂,那東西自己本來也不是非得到不可。

不過那小子說他有辦法,似乎很有意思。

可以看一場好戲。

此時江雲鶴已經感覺腳下發飄,每走一步都心尖發顫,大口大口的喘氣。

他感覺自己在背著一座山。

哪怕一塊磚頭拿久了都會覺得累,何況是個大活人。

哪怕體重降到十分之一,也是五十斤啊!

這姑娘到底怎麼長這麼沉的?

一百斤體重不好麼?十分之一的話隻有十斤!

“走不動了……”江雲鶴蹣跚到路邊一頭頂樹上,大滴的汗水往下落。

還背著個人呢,想坐下都辦不到。

真想往地上一躺……

“真沒用!不過我已經迫不及待看你倆拜堂成親結婚生子了,真想看看到時候紫宸宗那幫老家夥的臉色。”蘇小小大笑起來,指尖冒出絲線將兩人一捆,周圍一切都快速退去。

不知過了多久,蘇小小將兩人扔地上,隻見麵前是一個位於山林之中早已破敗的院子,到處殘壁斷垣雜草叢生,幾隻肥碩的黃鼠狼在院子裡抬起頭,好奇的看向幾人。

蘇小小雙臂展開,麵露笑容,一片比影子更黑的黑暗從她腳下蔓延,將整個院子都覆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