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我TM恐婚(1/2)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江雲鶴一直呆在牆角,看著蘇小小不時出言刺激執月。

江雲鶴也在觀察判斷執月的性格。

聽到外麵傳來簌簌的腳步聲,江雲鶴扭頭看了一眼,就是一陣牙疼。

隻見一隻渾身黑毛的野豬哼哼唧唧走過來,往地上一滾,就是一隻豬頭大漢。

腦袋是野豬頭,兩根獠牙伸出老長,上身赤著,下身穿了條黑色褲子,渾身的肌肉。

“俺給仙子見禮了。”

從這一句話就聽出了濃濃的鄉土味。

然後是個七八歲的小姑娘,躲躲閃閃的從野豬頭後麵伸出腦袋來,怯怯道:

“小白見過仙子。”

看看這姑娘的兔唇,還有那倆通紅的小眼睛,就知道她本體是什麼了。

兩隻妖怪到了後就在那等著,野豬頭衝著江雲鶴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

鬼知道江雲鶴是怎麼從那張臉上看出憨厚的。

小白怯怯的看一眼,又將腦袋縮回去,半響又探頭看一眼,再縮回去。

沒過兩分鐘,一個一身青衣,姿容嫵媚,眉角帶著一塊青色鱗片的女子從林中走出,眼中仿佛帶了水,給人一種在放電的感覺,神色倒是很肅穆。

“小青見過仙子。”

說著話,一條蛇信子從口中彈出來。

接著是兩隻一人多高,渾身赤色的猴子從林中蕩出。

之後是一隻憨態可掬的黑熊,搖搖晃晃走過來。

幾隻小蛇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小青腳下,纏在她腳踝上,吐著蛇信子。

一隻巨大的金色飛鳥從天而降,雙眼轉動間帶著灼灼的光芒,給人一種極為鋒利的感覺,不過當它看到蘇小小的時候,微微低頭,便站在一邊等著。

又跑來一窩四隻狐狸,兩隻狼,都遠離了那隻巨鳥,顯得很是忌憚。

江雲鶴看到了一朵花,一朵半人高,花盤有臉盆那麼大的白花,從林子裡挪了出來。

每挪動一步,都能看到它周圍的泥土在聳動,好像是用根莖在爬行。

近了才發現,那花盤中央竟然有個巴掌大小的小人兒,小人的下半身與花盤連在一起,上半身探出來,小臉蛋兒上帶著盈盈的笑意,衝著場中眾人點頭。

“如玉見過仙子,見過各位。”

下午見過的那一身黃色錦緞衣服,插著珍珠發簪的老嫗也從地下鑽出來,仿佛是從土裡長出來的一樣。

恭恭敬敬道:“仙子,這方圓三百裡內開了靈智的道友都來了。”

蘇小小點點頭,伸手一揮,整個院子內的蠟燭、燈籠全都亮起,門口插著兩個火把熊熊燃燒,加上到處懸掛的紅色綢緞,燈火通明下一片喜氣。

“今日,便是紫宸宗掌令與我這仆人大喜之日,你們與之同喜。”蘇小小臉上帶著笑容,揚聲道。

“兩位當真是郎才女貌,老身便奉上甲金一塊,以賀喜事。”老嫗一臉肉疼的翻開手掌,一塊拳頭大小,帶著五彩光暈的金屬緩緩朝著蘇小小飄來。

“給我作甚,又不是我的喜事。”蘇小小眉角一跳,指尖一彈,便落到江雲鶴懷裡。

“收好了!”

“俺有長生草一株!可延壽三十年,便送給兩位了。”

“奴家有明珠一顆,入水便成劇毒,全身潰爛而死,稱作藍毒珠,今日作為賀禮,贈與兩位。”小青婉婉笑道。

江雲鶴臉色頓時一抽,這東西,碰一下沒事吧?

不過見小青甩手扔過來的珠子緩緩落在手心,想來是沒事的。

“我……我……我做了一雙靴子,可以奔跑如飛,就是手工不太好……”小白怯怯道,從腳上摘下一雙鞋,伸手一揮,落到江雲鶴身前,又連忙將頭縮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