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赤真果(1/2)

江雲鶴從昏睡中醒過來,睜開眼就是泛著暖黃的屋頂,以及吞吐不定的影子。

身邊有淡淡的幽香傳來。

江雲鶴回憶起昏倒前的感覺,那種四麵八方的壓力,仿佛四處都有牆在朝著自己擠壓,讓自己無法呼吸,大腦一片混亂,更是難以思考。

哪怕隻是想到那種感覺,江雲鶴額頭就開始冒汗。

“怎麼回事?我真恐婚?不會是有暗疾吧?”江雲鶴眼中有些茫然,恐婚應該達不到自己這種地步才對。

不過想想小時候父母每天的爭吵,再想想因為自己與父親續弦的矛盾,父親扔給自己半斤房產證讓自己自生自滅。

不過因為種種過往,自己對婚姻確實有些恐懼,沒有半分向往。

自己雖然有過不少女朋友,卻從沒想過結婚。

可方才的過激反應,仍然讓他都感到不可思議。

“算了,大不了這輩子不結婚,也無所謂的事。”想了半響,江雲鶴越發感覺不舒服,乾脆將這事放下。

抽了抽鼻子,身邊傳來的香氣不算濃鬱,卻很撩人。

帶著淡淡的香甜氣息,讓人想要湊過去仔細聞一聞。

江雲鶴摸了摸身上,衣服還在,還好,蘇小小還算有點節操,沒把倆人扒光了扔床上。

當然,也有可能是她不懂……

江雲鶴覺得後者的可能比較大。

這個世界的門派,大概率是沒有生理教育的……

想想看,一群飛天遁地的人,跟小學生似的做一排,人手一本生理教材,上麵是仙氣飄飄的高人給他們講男女生理方麵的問題,這像話嘛?

畫風不對。

江雲鶴坐起來,蓋在身上的喜被滑到一邊。

自己是在一個床榻上,旁邊是紅色的簾子,桌子上兩支小臂粗的紅色蠟燭,也不知道燃燒了多久。

除此之外桌椅上都係著紅色布條,看起來喜氣洋洋。

也不知道蘇小小隨身攜帶這麼多喜氣十足的東西做什麼。

莫非是殺人全家後張燈結彩,貼上大紅雙喜麼?

想想蘇小小的性子,還真挺有可能!

這年頭就是沒墳頭蹦迪這個概念,不然蘇小小絕對乾得出來。

而自己身側,則是躺的四平八板的執月,臉上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氣的,有著一絲絲紅暈,一雙眼睛都快瞪出來了,惡狠狠的瞪著自己。

不得不說,執月很漂亮,英氣十足的那種漂亮,而且還有些高傲冷漠,正是最讓人有征服欲的那種。

臉頰消瘦,眉毛很直,五官立體,雙眼皮,但不是很大……現在瞪的很大。

做戲做全套,江雲鶴俯下身子,明顯能發現執月很緊張,脖頸起了一層層雞皮疙瘩,眼睛瞪的更大了,呼吸也急促了許多。

“彆擔心,我不會對你做什麼,我也是被抓來,被逼的。”江雲鶴靠近執月耳邊輕聲道。

隨後直起身子,衝執月眨了眨眼。

看到他遠離了自己,沒有更多動作,執月總算放下點心,還沒完全放鬆警惕。

她現在一動不能動,連聲音都不能發,就算江雲鶴真有什麼動作,她也反抗不了。好在對方的話讓她升起一線希望。

不過江雲鶴貼著她耳朵說話,從口中吐出的溫熱氣息弄的她癢癢的,臉上更紅了一點。

江雲鶴見她放鬆了一些,又俯身靠近她耳邊說話:“之前我反對也沒用,我一普通人,她揮揮手就能要我的命。先想辦法安穩住她,然後再想辦法跑。”

說完,又直起身子,衝著執月露出一個明朗的笑容,很真誠,很溫和,如同陽光一般。

這笑容是他當初對著鏡子練過的。

彆覺得富二代容易當,當初沒和父親鬨翻之前,他需要學習的東西遠比一般人想象的要多。

不過,後來自己的女同學變後媽,在多次反對無果後,雙方鬨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