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修仙?拒絕!(1/2)

“我這是……洗精伐髓了?”江雲鶴看看自己的手掌,似乎沒多少變化,然而無論是身體還是視力都告訴自己,不一樣了。

“隻是比普通人強一些罷了。”執月淡淡道,對於江雲鶴的大驚小怪不以為意。

“強多少?”

“如果是修道之人吃了赤真果,可抵五到十年。你吃了,也隻是力量大一點,速度快一點,還有大量靈氣注入體內,隨著時間會漸漸消散點。你現在大概是普通人的三到五倍吧。”

“嘶!”江雲鶴一臉喜意,普通人三到五倍啊。

雖然執月這樣的高手看不上,可對於自己來說,就是從雙手100斤的力氣變成3到500斤,原本跑百米需要13秒,現在可能隻需要7、8秒。

這已經是巨大的提升了。

體內還有靈氣?會逐漸消散掉?

浪費!

自己得想辦法開始修行那本《琉璃真法》。

“你和無憂門的妖女是什麼關係?是她救的你。”執月突然說道。

“嗯?這東西不是能直接吃麼?”江雲鶴愕然,頓時察覺似乎有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

“沒想到你身體那麼差,連一枚赤真果都承受不了,差點血氣上腦,如果沒人施救,可能幾天後醒過來,也可能永遠醒不過來。如果我還能動,自然是小事,不過我被妖女製住,也幫不了你。”執月說道。

“……”江雲鶴被嚇了一跳,沒想到竟然這麼危險。

血氣上腦,該不會是腦出血或者腦淤血吧?

後怕過後,江雲鶴才道:“蘇小小想要通過我找到一個地方,不過那地方我也不知道在哪,所以她才會將我留在身邊,也不會輕易讓我死去。”

執月聞言,眼中閃過一抹釋然。

果然是這樣。

她之前就奇怪,蘇小小怎麼會在意一個普通人的死活。

這樣就說得通了。

執月看江雲鶴的目光又柔和了一點。

起碼現在看來,對方並不是蘇小小的仆人,而且並非為惡好色之人,否則昨晚自己動彈不得,換個人未必能絲毫不犯。

這對於她來說總是個好消息。

何況江雲鶴看起來年紀不大,十六七歲的樣子,相貌清秀俊逸,且短短接觸來看談吐也算上佳,很容易讓人有好感。

不過她還是沒完全相信江雲鶴。

以現在的情況,想要逃出去,隻能指望麵前這個少年了。

不過還要再觀察一下。

“我出去看看。”江雲鶴推開房門,外麵陽光正好,看太陽是早上八點左右。

到處都是鳥鳴聲。

院子裡很乾淨,那些纏在房簷、院內小樹上的紅色綢緞還在。

旁邊還有兩間偏房,推開後飄起的灰塵差點將他嗆死。

咳嗽幾聲,又在院子裡轉了一圈,最後跑去院子後麵放水。

總共三間房子,前後院,前院有兩百平,兩棵樹,其餘地方鋪著石板。

後院不到百平,有個小屋子,是廚房,裡麵還有兩口鏽跡斑斑的大鐵鍋,一個破缸。除此之外便是光禿禿的土地,高出地麵的隻有一口井,倒是解決了喝水問題。

這處院子是在山坳裡,也不知道是什麼在這種地方建了個院子,更不知道距離人煙有多遠。

反正院子周圍隻有雜草,連一條山路都找不到。

“這地方,還真是荒郊野嶺啊……”江雲鶴轉了一圈後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