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好,我叫江雲鶴。(1/2)

“修行到你這一步,壽命能夠達到多少?”江雲鶴突然反問。

“五百歲左右。”執月皺了皺眉頭。

“那又有多少,理論上應該活到五百歲的人,真的活到五百歲?”

“什麼意思?”

“我老家有句話,將軍難免陣上亡,那些習練武藝好勇鬥狠的多是死於爭鬥之中。反而普通人多能老死病死。”江雲鶴道。

“你根本不懂。”執月看江雲鶴的眼神很古怪。

“我懂的。換個方向問,你的喜好就是修行和爭鬥麼?你一生之中有多少時間花在修行爭鬥上,多少時間花在自己喜歡的事上?”江雲鶴又問。

“你到底想說什麼?”

“雖然我沒修煉過,但我猜你們大部分時間都放在修煉上,除此之外便是各種各樣的事情,能力大,需要做的事情也多,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的時間又能有多少?恐怕寥寥無幾。”

“你看,平均壽命遠達不到預期,人生的時間就花費在修行、爭鬥、以及處理各種事物上,真正做自己喜歡的事的時間很少,目標就是讓自己更強大,壽命更長,而為了這個目的又要不斷去修煉、去爭鬥,反複陷入這麼一個圓圈之中。

而普通人,雖然壽命短很多,但除了每天睡覺8個小時之外,其他時間都可以放到自己喜歡的事上,浪費的時間很少,有效時間更多。

他們過的可能比你們要開心的多。

既然這樣,我為什麼要修煉?”江雲鶴反問道。

執月聽完江雲鶴這一番話張目結舌,從沒想過有人會不想修行,更沒想過有人會是這樣的想法。

仔細想想,對方說的似乎有道理。

自己這一輩子,有多少時間是在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

很快,執月臉色冷冽起來:“我一根手指就能殺死你,你又如何?隻有力量才是自己的。”

“你現在能殺死我麼?你還未必能打過我吧?”江雲鶴輕笑一聲道。

沒有嘲弄,卻讓執月覺得極為刺耳。

一個普通人,自己隻要一個念頭就能殺死,往日自己連看都不會多看一眼,如今卻在自己麵前侃侃而談。

江雲鶴又放緩語氣,溫和道:“我知道你很強大,但你同樣會遇到強大的人,會和他們爭鬥,這就是你們的圈子。而普通人在普通人的圈子裡,一輩子都未必能接觸得到你們,可以過的很好。”

“可你現在已經解除到修行者,已經在這裡了。你手無縛雞之力,彆說蘇小小,就連外麵一隻野獸都能輕易要了你的命。”

“如果你修煉有成,逃出去後照樣可以做你的普通人。”

江雲鶴愣了愣,苦笑道:“是這樣,我想做個普通人,卻接觸到自己不該接觸的圈子。”

看著執月的眼睛亮了起來,江雲鶴心中暗笑。

還好,對方不笨。還真怕對方修行修傻了,另想辦法逃出去。

自己主動要學,對方考慮後說不定也會答應自己。那自己就矮了一頭,說不定對方心有疑慮,還會藏上一兩手。

如今形勢掉轉,變成了對方求著自己學,對方花心思想方設法說服自己,這樣對方就會覺得費了好大勁勸服自己,會更加儘心,投入更多。

在金融學,這叫做沉沒成本。

已經投入的成本會影響人接下來的決策和行為方式。

最簡單的例子,你在一個女孩兒身上投入很多,她做的一些事讓你不高興,你想要分手就會考慮值不值得,畢竟自己已經投入了那麼多。

金錢、感情、時間都在其中。

如果你什麼都沒投入,那麼隨時可以放手,根本不會在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