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旖旎(1/2)

“今晚失敗了,我明天怎麼也幫你做一個。”江雲鶴道。

“彆說了。”執月直接就鑽綢緞下麵,把自己擋的嚴嚴實實。

過了好半天才悶聲道:“謝謝你。”

江雲鶴笑了笑。

雖然不知道執月的年紀,不過感覺她年紀不大。

坐在牆角又想了一遍今天學的那些字,竟然全在腦海裡,一個都沒忘,讓他頗為欣喜。

似乎穿越後自己不但恢複青春,而且記憶力比以前更好了。

這時江雲鶴聽到外麵傳來些聲響,推開門一看,隻見院子裡擺著一張桌子,上麵點燃兩根蠟燭,還有一個人頭大小的香爐裡插著三根香,正冒著嫋嫋青煙。

站在桌子前的正是蘇小小。

隻見她拿出那根從陸山君身上砍下來的尾巴放在桌子上,又拿出一把刀在手指上點了一下,接著左手在空中一劃,祭壇上便出現一層血色。

蘇小小又拿出個小瓶朝著空中一扔,小瓶中頓時湧出一條血河。

巴掌大小的一個小瓶,倒出的那一條血河起碼能裝滿三個大缸,頓時刺鼻的血腥味散發開。

“引!”

之前那把小刀落入血河之中,血河肉眼可見的減少,倒最後消失一空,隻剩下一把通體赤色的小刀,任八千似乎聽到了一聲飽嗝。

“赤明!”蘇小小雙手一挑,那小刀和虎尾頓時破空飛去。

“拜謝赤明真君。”蘇小小躬身一拜,大袖一拂,祭壇、香爐全都不見了蹤影。

雙手背在身後,身子一擺一擺的,看起來心情極好,回頭看到江雲鶴,衝他露出個嫵媚笑容,身子一動,就沒了蹤影。

“赤明妖法!”執月在床上冷哼一聲道。“那妖女又在害人了。”

“什麼是赤明妖法?”江雲鶴好奇到。

“若是你被她取了血液或身體一部分,哪怕是一根頭發,便能通過冥冥中的聯係,借用赤明星之力來害你。哪怕間隔萬裡也難以逃脫,防不勝防。

當初赤明教就是因此被諸派剿滅,這妖女不知從哪得了這門妖法。

也不知她要害誰!”執月鬱鬱道。

畢竟她是被蘇小小抓到這,蘇小小又會這門妖法,哪怕自己之後逃掉了也難免被她所害。

好在這門妖法施展不易,不但需要對方肢體一部分,還需要一件寶兵,更要連接上赤明星才行。

否則赤明教當初也未必那麼容易被剿滅。

任八千歎為觀止,認識蘇小小這幾日,她奇異功法手段層出不窮。

換誰遇到這樣的敵人都會頭疼。

不過執月的疑惑他倒是解答了:“是陸山君。”

“哪個?”

“似乎是暘山之主,之前曾追殺過蘇小小,被她斬了一條尾巴。”江雲鶴略微解釋幾句。

“原來是他。”執月點點頭,隨後不知道想起什麼,冷笑起來。

“這次妖女要失算了。”

“怎麼?”

“那陸山君的身份少有人知,我卻是知道一點。世人皆以為他乃是一隻白虎開了靈智,哪知他是個人。”執月冷笑道,此時赤明妖法已經結束,她也不怕被蘇小小所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