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唯心(1/2)

一夜,兩人都很煎熬。

江雲鶴不知道執月在想什麼,反正自己是挺難受的。

雖然下麵有個軟軟的身子,然而一動都不能動,最開始的旖旎過去,就隻剩下折磨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江雲鶴沉沉睡過去,直到被人推開,才猛然醒過來,發現外麵已經見亮了。

執月正縮在榻的一角,用紅綢緞將自己蓋的嚴嚴實實。

“抱歉。”江雲鶴聲音很誠懇,沒說什麼自己也沒辦法,給人一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感覺。

“算了。”執月悶聲道。

執月在綢緞下麵心中憋悶,從沒想過自己會落到這種地步。

然而心中想再多也無用。

江雲鶴出去轉一圈弄了幾個果子回來,執月已經恢複原樣了。

隻是眼神總有些飄忽。

“今天繼續吧。”執月的聲音倒是平靜。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想辦法逃出去。

“好。”

一上午又學了一部分,這次進度快了許多,江雲鶴發現自己記憶力上的優勢,隻寫一遍就開始繼續學習下麵的。

到了中午,剩下的部分學了有一半,再有一日便可以全部學完。

到了下午,江雲鶴複習一遍便拿著小刀出去繼續製作馬桶,順便做了把木鍬,挖個旱廁,用手腕粗的樹枝搭上架子,再用紅色綢緞將外麵封上,一個簡易茅廁便做出來了。

“你倒是夠用心的。”蘇小小不知什麼時候落在汗流浹背的江雲鶴身後。

“將欲取之,必先與之。”江雲鶴頭也不回的扔下一句。

多虧那一枚赤真果,江雲鶴如今力量大增,速度、體力也強了許多,做了這些事情雖然趕感到疲倦,但還能堅持的住。

“你這人……滿肚子沒好心思……”蘇小小笑意盈盈道。

“彆忘了,咱倆是一夥兒的。”江雲鶴轉頭看她。

蘇小小愣了愣,眼神有些怪異。

咱倆?

一夥兒的?

似乎,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說。

隨後臉上綻開明媚的笑容,不像之前的嫵媚,而是頗為清爽的感覺。

“我等你的好消息。”蘇小小身形一頓就沒了蹤影。

“喂……”江雲鶴還有句話想說。

“晚上彆弄那一套了,我還不如睡地上呢……”

江雲鶴覺得蘇小小真沒必要那樣。

做人吧,最重要的是走心。

然而沒有半點回音,也不知道蘇小小聽沒聽到。

一直忙碌到晚上,江雲鶴帶著一身汗水回到房間道:“晚上吃果子吧,我在後山發現不少果子,味道還不錯。另外我在後院搭了個廁所,可以坐著的那種,這樣你的腿也不會影響你了。

“知道了。”執月看著江雲鶴身上臟兮兮的,心中湧起一股暖流,用蚊子大小的聲音輕聲道:“謝謝你。”

如今絲毫靈力都不能調動,兩條腿也不能動,如今除了身體素質外,其他方麵與凡人幾乎無異,執月都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要入廁該怎麼辦。

那種畫麵會讓她心肌梗死。

如果不是她知道自己如今想死都死不掉,早就自儘了。

吃了果子,執月看看江雲鶴,欲言又止,一句話沒說出來,臉上先紅了,耳朵也通紅一片,江雲鶴瞬間明了。

“我帶你出去轉轉。”江雲鶴走到執月身邊,一手抄在腋下,一手膝彎,用力一抬。

執月頓時發出一聲輕哼。

看樣子是想要驚呼,卻忍住了。

感受著對方身上傳來的熱氣,執月腦袋都快埋胸裡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