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數據化(1/2)

江雲鶴盤坐到地麵上,將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體當中。

他能感覺到體內那一道細細的氣流,如同發絲一般,甚至更細一些,在體內不斷的遊走著。

這就是《琉璃真法》中的陽,在自己這裡卻變成了由無數個1組成的代碼。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這東西應該怎麼用?

或者需要陽和陰成型後才能有效果。

執月看著江雲鶴沉默不語,微微搖頭,在她看來江雲鶴失敗是很正常的。

她從沒想過江雲鶴能在幾天內成功,她隻是給自己尋找一條路,爭取一個機會而已。

江雲鶴半個月能入門,都算她運氣極好了,日後說不定能借著江雲鶴逃出去。

一直到了下午,太陽剛過最烈之時。

執月就見江雲鶴推開窗,身體站的筆直,雙手平伸指間交錯,掌心向內,左手在外,正是天揖,乃是祭祀所用。

也是《琉璃真法》中煉陰之法。

執月眉頭蹙起,用清冷聲音道:“《琉璃真法》必須先陽後陰,由陽轉陰,隻有死人才能由陰轉陽。”

見江雲鶴不為所動,執月聲音更大一些,帶著些許憤怒:“你這是找死!你這人簡直不可理喻!”

執月憤怒是發自內心的,一來是自己還想借他之力逃出去,另一方麵這兩日也覺得他這人還不錯,對他有些好感,不想見他自尋死路。

可沒想到他竟然如此急功近利,連幾日時間都等不了麼?

執月氣的把床頭剩的一個果子砸向江雲鶴。

“你想死就去死好了!”

江雲鶴被糊了一臉,頗為無奈的轉過頭,表情很無辜:“誰說我不是先陽後陰的?”

“你是想說你早上就成功了?萬甲宗宗主也是三天才入門!!!”執月下意識就不相信。

“他不也是人麼……”任八千抽了抽嘴角,轉過頭,繼續進入觀想,方才被執月給打斷了,還得重新開始。

現在才成功一半,沒法展示給彆人看啊。

而且他懷疑,他這個變異了的《琉璃真法》到底能不能正常施展。

執月看著江雲鶴,腦門凝成了川川川,滿心不敢置信,他早上成功了?

如果是真的,江雲鶴的天賦會讓萬甲宗發瘋,隻要不夭折,成長起來後哪怕不能如當年那幾個留下赫赫威名的前輩,也必然能帶領萬甲宗重歸一流。

如果是假的,看江雲鶴的樣子,現在很清醒……不像是找死。

難道自己真碰到個天才?

之前蘇小小沒發現?

不提執月心中萬般想法,江雲鶴此時已經完全陷入寂靜,隨著時間流逝,觀想之中一片無垠的黑暗將光芒驅逐,逐漸覆蓋整個識海。

當一切都消失,聲音、觸感、思想,隻剩下了讓人眷戀的安寧,仿佛是永恒。

與此同時,在那由1組成的江河之中,開始出現了一些雜亂,一個個黑色的斑點夾在其中,逐漸擴大,與原本的白色彼此交融。

沒有《琉璃真法》中所說的陰陽相撞,不需要任何控製,沒有任何衝突。

隻有1和0的融合,順利的如同水在流動一樣自然。

無數1和0在江雲鶴體內按照一個固定路線轉動著,衝刷著。

直到雙方達成一個平衡,江雲鶴的意識脫離了那讓人眷戀的安寧,睜開雙眼。

在他睜眼的瞬間,無數0和1在瞳孔中跳動著,轉瞬之間便隱去。

就算沒有隱去,彆人未必能看到。

那些0和1實在太小了。

就像人用肉眼看不出水是由無數水分子組成一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