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娶你(1/2)

“停下吧,這樣是跑不掉的,你連這林子都跑不出去。蘇小小去無崖山的時候,才是我們的機會。”執月冷靜道。

“無崖山?”江雲鶴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了,之前蘇小小也說過自己要去無崖山。

執月與蘇小小見麵之時,也曾說過。

“八個月後,左道旁門與萬生十三宗有一次鬥法,蘇小小不會錯過。從這裡趕到無崖山起碼要半個月,鬥法半個月,蘇小小既然想要《人紀鈔》,就絕不會讓彆人知道我的存在。最大的可能,便是將我關在某處,而且還要有人看守,免得我餓死。隻要你能取信蘇小小……”

隻要能取信蘇小小,留下來看守執月,就能有一個半月的時間。

江雲鶴歎氣道:“你說得對,那確實是個好機會。可你不知道這七個月會發生什麼。”

“蘇小小要做什麼?”執月冷靜道。“如果她以為折磨我就會讓我屈服的話,那就太小看我了。”

“把你衣服脫光呢!”江雲鶴反問。

瞬間變色。

執月的臉跟紅燈差不多了。

執月咬著嘴唇,惡狠狠瞪著江雲鶴。

“彆瞪我,你不會也以為倆人穿著衣服疊一起睡覺就能懷孕吧?”江雲鶴心裡那個無奈啊。

“當然不!”

“那你知道應該怎樣麼?”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執月的紅度竟然又升高了一個加號。

“你們門派中就沒有關於這方麵的書籍麼?”江雲鶴覺得真挺不可思議的。

一個是這樣,兩個竟然也是這樣。

“呸!誰沒事兒會去看那種書!”

“也是!”江雲鶴點點頭,這個世界的人畢竟和地球人不一樣。

地球小學生就開始開車了,高中生都是老司機了。

這些人的信息渠道相當狹窄,每日將心思放在修煉上,缺少某些方麵的常識也很正常。

不過修行者壽命都很長,有足夠的時間去學習那些東西。

“這樣跑不掉。殺了我!”執月突然開口,又嚇了江雲鶴一跳。

要不要這麼極端?

“死都不怕,折磨也不怕,怕被人脫衣服?”江雲鶴是真的覺得牙疼。

執月目光有些飄忽,半響才道:“當年師傅說過,誰打我身子的主意,我就要殺了誰!”

所以你現在殺不了,你就自殺?

江雲鶴一腦門的問號,完全不理解這個腦回路,你要是說你恢複了以後要來殺蘇小小和我,我都敬你是條漢子!

“他就沒說,當你有喜歡的人,你嫁人了,雙方是要脫了衣服睡覺的麼?”

“你不是!”執月的聲音跟蚊子差不多了。

“那你有喜歡的人麼?”

“沒有!”

“那你介意喜歡我麼?”

“啊?啊!”執月一開始沒反應過來,隨後驚呼起來。

“我還是先把你送走吧。我隻是想告訴你,活著比什麼都重要。沒到必須舍棄性命、無可逃避的時候,不要亂想。就算真跑不掉,大不了我娶你!”

“你這麼漂亮,天賦還好,出身名門大派,性格也很好,身上全是優點,堪稱完美。哇,我可撿到寶了。”

江雲鶴輕笑一聲。

“最重要的呢,我想娶你這件事,和上麵那些都無關,和你是什麼相貌,什麼天賦,什麼出身,什麼性格,這些全都無關,隻是因為我喜歡你。”

一身白色道裝的執月被江雲鶴抱在懷裡,看著他的側臉,一時間有些失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