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美人恩重(1/2)

完全陷入劇痛和奇癢之中的江雲鶴早已失去了對外界的感知,用儘全力才忍住沒有開口叫出來。

每一秒都如同永恒的痛苦。

江雲鶴咬住自己的手臂,幾乎要咬下一塊肉來,隻有這樣的疼痛才能稍稍分散體內的痛苦。

不知道過了多久,江雲鶴突然感覺一種清涼的感覺從體內的某個點湧出,擴散至全身,身上的痛苦減少了大半。

這讓他逐漸恢複神智,感受到了,有一個人正在身後抱著自己。

光滑,柔軟,帶著熟悉的香氣。

胸前兩團柔軟緊貼在自己身後。

這又分散了江雲鶴的一些注意力。

雖然還是很疼,很癢,但已經不像剛才那樣完全失去理智了。

他更想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那清涼的氣息是從哪來的。

將注意力放到體內,很快便發現體內多了一個……畫盤?

一個圓盤上有著五個點,分彆是藍、黃、綠、白、紅物種顏色。

而每一個圓點都給他一種異樣的感覺,藍色柔和,黃色厚重,白色鋒利,紅色灼熱,綠色充滿了生機。

一棵沒有實體的植物長在自己體內,將自己的五臟都保護起來。

“這是……”江雲鶴想起自己從蘇小小聽到的一個東西。

從內視中出來,江雲鶴反手摸了一下,隻摸到一個光滑的軀體,在自己手掌下打了個哆嗦。

“你救了我?”江雲鶴開口,發現自己的聲音嘶啞的不像樣子。

“彆翻身,彆看我。”執月的聲音在他背後,溫熱吹在江雲鶴背上。

執月已經將臉埋在江雲鶴背後,用手掌推著他的後背,免得他轉過身來。

江雲鶴能感覺到她一直在顫抖。

“你冷麼?”江雲鶴先是問道。

執月搖了搖頭,鼻尖在江雲鶴背上蹭了幾下,心中不知是什麼感覺。

沒想到他經曆那樣的折磨後,第一句話問是不是自己救了他,第二句話就問自己冷不冷。

一股暖流布滿執月胸腔,她覺得內心有什麼東西仿佛要炸開一般。

除了師傅,第一次有人讓自己有這樣的感覺。

而且比師傅帶給自己的更加強烈。

江雲鶴覺得後背癢癢的,在感受到執月的抗拒後,沒有再轉身,而是詢問:“我體內……”

“是師傅給我的一樣寶物,叫五蘊圖。蘇小小也不能把它搜走,可惜它卻無法助我脫困。”

果然是五蘊圖。

江雲鶴的心臟猛烈跳動著。

“你的心……跳的好快!”執月下意識道,就連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這句話,大概是想說些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將你師傅給你的寶物給我,美人恩重,讓我難以自持。”任八千輕聲道。

“取回去吧,我現在沒事了。這麼重要的東西,你要好好保管。”

“取不出來了。”執月將臉埋在江雲鶴身後說道。

“怎麼?”江雲鶴一驚。

“五蘊圖入了人體內,起碼要十八年才能取出。若是主人死了,便會消失無蹤,不知何時出現在何地,等著下一個有緣人。”執月溫聲道。

見江雲鶴得寶物而不動心,越發讓她覺得自己沒看錯人。

江雲鶴終於明白為什麼蘇小小要逼執月將五蘊圖交出來了。

“這五蘊圖在你體內十八年,便會生成一顆屬於你的種子,每個人也隻能生成一顆。”

“種子?有什麼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