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騙她的(1/2)

“我去找些吃的。”任八千從床上坐起來,看著地上那一塊塊的碎布,想找找有什麼可以擋一下的。

轉頭就看到執月麵上羞怯,清冷不在。

一手擋在胸前,另一隻手扯著綢緞努力將自己的腿擋住。

大半個身軀都暴露在外,如同最好的羊脂玉一般,白皙,細膩,充滿了誘人的光澤。

“彆看!”執月動作一大,反倒露出半個大腿,都是青灰色的。

“很漂亮,彆在意。你隻是中毒而已,過些日子解了毒,仍然是最美的你。”江雲鶴露出一個溫和笑容。

“感謝上天讓我遇到了此時不那麼完美的你,否則太完美,會讓人不敢靠近。”

執月臉色羞紅,終於不再努力遮擋。

從腰部往下,全是青灰色。

“小心蘇小小。”執月道。

“放心,她不會殺我的。我的秘密,她還沒有得到。”江雲鶴笑了笑,將原本椅子上增添喜氣的紅色綢緞解下來,展開後在身上圍了兩圈,總算是能擋一下了。

出去後,沒看到那兩隻猴子送來的水果,自己來到後山。

“真是便宜你了。據我所知,幾個大派的核心弟子都想與她結成道侶。”蘇小小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樹枝上。

她似乎總喜歡呆在高的地方,俯視彆人。

“你下手太重了。而且我可沒讓你這麼做。”江雲鶴皺了皺眉頭。

“苦肉計,下手不重,算什麼苦肉計?”蘇小小笑道。

“至於我想怎麼做,我願意!”

蘇小小又好奇問道:“你真會娶她?”

“我騙她的。”江雲鶴淡淡道。

“花言巧語的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真好笑,紫宸宗的掌令弟子竟然被一個男人給騙了!”

不知為什麼,江雲鶴似乎從她的聲音中聽出些許惱怒。

大概這是女人的同理心?

“我是救她,起碼這樣保住了她的命,不必受折磨。”江雲鶴靠在樹乾上微微仰著頭。

陽光有些刺眼,讓他忍不住眯起眼睛。

“這麼說你還是個好人?”蘇小小仿佛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樂不可支。

江雲鶴沉默。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好人。

他隻是覺得,天大地大,人命最大。

“這麼個美人,你不動心?”蘇小小笑夠了。“說不定,我可以讓你和她一起回紫宸宗呢,似乎也挺有意思的。”

“我和你是一夥的,從一開始就是。”江雲鶴道。

這是他第二次這麼說。

蘇小小歪了歪腦袋,想了想,又笑了起來。

“有意思,真有意思。”

蘇小小離開後,江雲鶴靠著樹發了半天呆,才摘了果子回去。

“見到蘇小小了麼?”執月用紅色綢緞將身上纏了大半,隻露出無限美好的曲線和潔白的腹部。

“見到了。”

“她說什麼了?”

“什麼也沒說,就是看到她坐在樹上,似乎在想什麼。”江雲鶴溫聲道:“放心,不用擔心我。先把果子吃了吧。”

“以後每天你還要裝作二十一發作的樣子,免得被蘇小小看出來。”執月認真叮囑道。

……

時間一晃一個月,江雲鶴每天都裝作劇痛奇癢難耐的樣子。

實際上壓製後的二十一,也足以讓江雲鶴這個從小沒吃過苦的人感到難受了。

不過卻是能保持理智,乾脆便每次發作的時候內視觀察這二十一的數字結構,或者說是代碼。

世間的一切,如今在他眼中都是一段代碼。

不過在他觀察代碼的時候,還是會受到一些乾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