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遇阻(1/2)

“該離開了。這幾天找個時間把你那小情人送走,總算如了你的意。”蘇小小仍然是坐在樹上,赤著腳,小腿一擺一擺的。

“去無崖山?”江雲鶴直起身子,算了算時間。“現在才五個月,還有時間吧。”

“不單單是無崖山。”蘇小小擺了擺手就不再多言。

“好。你得找個借口離開,我將她送走。”江雲鶴將手中光禿禿的兔子扔掉,抻了個懶腰。

來到這個世界沒幾天,就到了這無人深山,一呆就是五個月。

好在有東西可以研究,倒是沒覺得悶,反倒覺得時間過的挺快的。

難怪都說修仙不知歲月。

關於石火咒的解析,早就完成了。

想要解除也簡單,隻要在火毒的代碼中輸入另外一段代碼,讓其蟄伏。

執月能夠恢複靈氣,便能自己驅除掉石火咒。

這半個月他在研究活兔子、生兔子和熟兔子的代碼,意圖直接將活兔子脫毛變成烤熟的兔子。

目前成功了一半——給活兔子脫毛!

回了房間,一身大紅衣服的執月坐在那,哪怕不施粉黛,也能蓋壓群芳。

執月臉上帶著微笑,有甜蜜的味道。

這幾個月,這種笑容常掛在她臉上。

執月也覺得自己這兩個月有點奇怪,哪怕江雲鶴不在的時候,她也總覺得心中很安穩,很甜蜜,總是會不時的發呆,甚至很少想去想自己失蹤後,宗門會怎麼樣。

有時候她甚至會覺得是江雲鶴給自己下了咒。

如果這是咒的話,她希望永遠都不解掉。

若是被紫宸宗的弟子看到她此時的樣子,怕是要懷疑人生。

……

“今天晚上好大的風。”江雲鶴從床上坐起來,打了個哈欠。

執月靜靜躺在那他身後,凝視他的背影。

實際上執月睡覺的時候很少,很多時候江雲鶴睡著了,她便會這麼靜靜看著。

天空如滾雷一般響起一個女聲!

“蘇小小,你還能往哪裡跑。”

隨後便是蘇小小的聲音。

“牧青雀,你鼻子是屬狗的麼?”

“蘇小小,不要呈口舌之利了,乖乖隨我回去,還能少受些苦。”

“真以為你吃定我了?賤人,倒要看看你能拿我如何。”

蘇小小的聲音漸漸遠去。

江雲鶴一開始聽到聲音愣了下,隨後就反應過來,轉身回到床上。

“是陀羅宮的牧青雀,之前聽說她與蘇小小是仇敵,果然是真的。”執月放低聲音道。

江雲鶴心中暗暗讚歎,蘇小小還是挺靠譜的,細節做得不錯。

這牧青雀,就是蘇小小的那個仇人吧。

就是這時候選的不太合適,天氣太糟,看這樣子要下雨。

算了,既然安排了,就按照計劃行事吧。

開口道:“她遇到仇人,一時半會兒肯定脫不了身,是機會。”

執月微微點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