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孽緣(1/2)

“今天一定要將那妖孽拿下,將其滅殺。”劉守成恨恨道。“哪怕老夫之前身上有傷,今天就算拚了這條命,也不能讓它跑了。”

衝著江雲鶴抱拳:“道友宅心仁厚,義薄雲天,還請道友與老夫等一同滅殺此獠。”

“好!”江雲鶴頗為爽快的點頭。

既然心裡有了打算,那就不用拖拖拉拉的了。

“多謝道友!五登縣百姓感謝道友大義。老夫先行一步!”劉守成說完,身子一躍,從窗戶竄出去。

然而右腳在窗框上一掛。

“哎呀!”整個人倒栽下去。

“爹!”劉玉兒驚呼一聲,竄出去查看。

江雲鶴一腦門的問號,這是什麼情況?

倒也竄出去看看情況。

剛落地就看劉玉兒將劉守成腦袋抱在自己腿上,隻見滿臉都是血,閉著眼睛昏迷不醒,顯然是臉落地的。

劉玉兒淒然道:“我爹之前就受了重傷,隻是為了五登縣百姓,不得不強行出手。沒想到他之前傷勢太重,此時恐怕是難以動手了,接下來就靠道友了。

不過還有另外幾位同修在不遠處埋伏,隻是不知道妖物具體位置。隻要道友與那妖物交上手,幾位同修立刻就能趕到。”

伸手一指:“那個方向,一百二十丈便是妖物所在。”

江雲鶴:……

你倆是拿我當傻子糊弄呢?

“道友,五登縣數萬百姓的存亡,就靠道友了。隻恨我實力不濟,還要看護我爹,不能與道友同往。”劉玉兒悲痛道。

江雲鶴:……

“一百二十丈處便是。”劉玉兒又指了指。

“好。”江雲鶴正氣凜然道:“兩位放心。”

說罷身子朝牆外掠過去,翻過牆朝左一拐。

江雲鶴心裡暗罵,什麼義舉,什麼古道熱腸,都TM是扯淡。

對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奔著那妖物來的,如果是的話,那最好。如果不是的話,也把自己這個傻小子忽悠過去幫他們試探那妖物。

若是換個血氣方剛,涉世不深的年輕人,被對方又是義舉、又是義薄雲天的話語往爐子上一架,再加上數萬百姓的存亡,還有一相貌姣好的妙齡少女淒苦哀求,說不定就衝上去了。

至於什麼妖物不厲害,隻是因為狡猾才沒被抓到,也是扯淡。

對方恐怕根本就沒跟妖物打過照麵。

此時不跑還等什麼?自己雖然也想救人,可也得自己有那實力才行啊!

“道友,方向錯了,是那麵。”劉玉兒從牆上探出腦袋喊道,手指指著正前方。

“我這路癡的毛病,出了門就不知道東南西北了。”江雲鶴一臉歉意。“多謝姑娘指路。”

順著劉玉兒指的方向翻牆過兩個院牆。

左拐。

“果然,執月那樣的天子驕子涉世不深,要單純的多。這些市井裡混跡的底層修行者,一個個老奸巨猾,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江雲鶴微微搖頭。

當然,那些天之驕子也不全是如同執月那般。

而且隨著他們閱曆提高,加上強大的個人實力,要恐怖的多。

摸了摸身上,好在東西帶齊了。

問題是現在去哪。

縣城裡到處漆黑一片,而且還有個妖物在城裡。

“算了,出城吧。”江雲鶴一琢磨,城外就是平原,周邊應該沒什麼危險,不如去城外隨便找個地方呆到天亮。

不知道是不是妖物作祟的關係,城頭竟然連守衛都沒有,江雲鶴輕易摸上城牆又跳下去,輕鬆出了城。

江雲鶴的體質如今已是常人七八倍,加上腳下那雙花妖小白做的鞋,速度更是常人十多倍。

借著月色趕路一刻鐘,便離開縣城很遠,借著月色竟然看到一棟類似建築的陰影。

走近了看,果然是個建築,看樣子是個山神廟道觀之類的,雖然有些殘破,但整體完好無損。

門大開著,裡麵也沒有人在。

“也好,在這呆到早上。”江雲鶴進去看了一眼,主位上竟然沒有任何雕像,而旁邊兩個位置各有一個不知名的神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