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交換(1/2)

江雲鶴將雕像砸開,從胸腔脫落出一顆帶著淡金色澤的圓木球,這就是所謂的木心,也是這個雕像的核心,香火神力聚彙之處。

若是放於另一神像中日日祭拜,要不多久就能恢複神智。

要知道這可是一個實力相當於氣海初階的香火神明,若不是其被打成重傷,又離了原本的封地,實力十不存一,今晚幾個人連跑都沒地方跑。

江雲鶴飛快將其收起,彆人獲得這木心最多製造出一個香火神明來,自己卻能從中獲得不少關於香火神靈的代碼數據出來,價值極大。

隨後又把雕像腦袋從其手中拿過來,在失去香火神力之後,這雕像遠沒有之前那麼堅固了,與尋常木頭差彆不大。

不過江雲鶴還是準備留下一部分用來研究。

忙完這一切後江雲鶴又一屁股坐地上休息。

“道友如何稱呼?在下姓陳,陳冬刀。說來好笑,我這名字有個冬字,卻未見過冬日,隻是在書中見過風雪之詞,頗為向往。”胖子開口道。

“江雲鶴。”

“好名字!江上閒雲野鶴,自有一股灑脫。”陳冬刀大笑道。

“今日多虧道友,一會兒還請道友到我那小住一日,親近一番。況且還有縣中的賞銀,也要等到明日。”

“好。”江雲鶴輕笑道。

有銀子拿總是好事。

“隻是可惜朱、言兩位道友,還有徐道友也不知生死。”陳冬刀歎道。

“多想無益,爭鬥殺伐,自是難免。倒是江道友,之前救命之恩,還未謝過,老夫日後自有厚報!”劉守成也道。

“彆日後了,我今日就有空。”江雲鶴笑道。

日後什麼日後?日後就沒了。

“你……”朱玉兒一聽這話就有些惱火,剛剛我還救了你一命呢。

沒想到江雲鶴直接打斷她的話,哈哈一笑道:“開玩笑的,大家同舟共濟,哪有救與不救之說,便是換成在下遇險,幾位道友也不會袖手旁觀。”

此言一出,幾人表情都緩和下來,重新帶上笑容。

“不過劉道友那油燈法寶,我看也難以再使用了?”江雲鶴之前就留意到,那油燈拿出來之時就隻剩下豆大一點火苗,裡麵的燃油也幾近乾涸,用了兩次後更是隻剩一絲火光。

這寶物怕是有使用次數的,如今僅剩一次,價值怕是要小得多了。

然而對自己來說卻是無所謂,他對這燈挺感興趣的。

彆看對香火神像威力不大,實際上香火神像本就不好對付,不然也不能從執月手中逃走。

江雲鶴注意到每次擋下這燈噴出的火柱,香火神像體內的金色都要黯淡些許,可見其威力並不小。

“正是如此,這盞三焚燈,如今隻能使用一次了。”劉守成提起這件事還有些肉疼,早年他花了不少代價才得到,若是用來對付與自己實力相近的對手,這盞燈的威力堪稱奇大。

可惜遇上了這香火神像,卻是沒太大效果,還將寶物用的僅剩一次。

“不知劉兄是否願意交換?”江雲鶴問道。

“哦?”劉守成抬頭看去,隨後皺眉思索起來。

這油燈雖然僅剩一次,關鍵時刻說不定能救得一命。

若是換給他的話,加上自己這些年攢的家底,說不定還可以買上一件好的,日後自己若是死了,也可以留給玉兒。

“不知道友用什麼交換?”劉守成抬頭問道。

“用這青鱗如何,乃是五陽山烙鐵頭蛇身上最硬一片鱗片。”江雲鶴從懷中掏出五片青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