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連吃帶拿(1/2)

窗外風光正好,房內有琴聲回蕩,一副逍遙做派。

“公子,這冰好的蓮子解暑最好,再不喝冰都要化了!”一女子在一邊輕聲道。

“好!”江雲鶴笑了笑,端起茶盞輕抿,女子知趣的給他翻頁。

聞著身畔的幽幽香氣,江雲鶴輕吟道:

“留花翠幕,添香紅袖,常恨情長春淺。南風吹酒玉虹翻,便忍聽、離弦聲斷。

乘鸞寶扇,淩波微步,好在清池涼館。直饒書與荔枝來,問纖手、誰傳冰碗。”

“呀!公子且慢,奴家去拿紙筆寫下。”那女子驚呼一聲,用蒲扇掩嘴,飛快的跑去找筆墨。

“不急,不急,你喜歡我再吟給你聽。”江雲鶴大笑道。

“公子所說的,奴家都是喜歡的。”那女子眼中都是柔情眷戀,如水一般,能將人融化進去。

江雲鶴在身後看著她的玲瓏曲線,心中讚歎。

他還蠻喜歡這種環境的,這裡的女子琴棋書畫不說是樣樣精通,也多是會一兩樣,為人又極知情趣,難怪古代那些才子高官都喜歡往青樓跑。

而且好多女子都是飽讀詩書,據說還有青樓女子幫趕考士子押題的事,可見一斑。

況且這些女子藏書也不少,情愛小說、遊人傳記,詩詞歌賦、朝廷史記,竟然都能找到。

“咦,這個字是怎麼讀?”江雲鶴低頭看了一頁,突然問道。

“公子我看看。”另一女子從他身後探出頭來,看了一眼江雲鶴指著的字,笑道:“公子在考我麼?這個字我知道,念倬,意思是高大,顯著。有一個詞,叫做倬彼雲漢。”

江雲鶴在女子臉蛋上撫摸一下,溫和笑道:“冰兒果然貼心。”

……

江雲鶴覺得在這學學字,看看書,也是個好地方。

三日來江雲鶴連青樓的院子都沒出過,早上3點到5點和下午3點到5點修煉,其他時間便是讀書、學字,聽聽音律,反倒不像外人所想那般整日飲酒作樂。

幾個女子見多了急色的,而江雲鶴不同,年輕、英俊、才學高,好讀書,標準的風流才子。

反倒對江雲鶴更加傾心。

另一女子鋪好紙,磨上筆墨,讓江雲鶴又讀了一遍。

抄寫之後將墨跡放在一邊陰乾,歎道:“常恨情長時短才是。”

江雲鶴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就是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全文是什麼?”冰兒眼睛放光,連連追問。

“明日愁來……”江雲鶴反手一把將冰兒抱起來大笑:“明日愁!”

……

一夜過去,江雲鶴將自己從橫七豎八的玉體堆中拔出來,先是照常修行兩個小時,等他睜開眼睛之時,冰兒已經在梳頭了。

旁邊有丫鬟端上水洗漱。

這幾個姑娘真的如同大家閨秀一般養著,獨自一棟小樓,二樓是起居,一樓是傭人丫鬟,玉手不沾陽春水。

“公子,日後若是想起奴家,便拿出這簪子看看,若是想念的緊了,就回來看看奴家。”

洗漱後,冰兒從頭上摘下一支翠玉鑲寶石的簪子塞到江雲鶴手中。

江雲鶴看了看手中的簪子,這是姑娘身上最值錢的一件首飾了。

這姑娘年紀不過十六,本就是剛開閣,哪來的錢財,這簪子弄不好還是老鴇給置辦的。

“公子莫要拒絕……”冰兒見江雲鶴盯著簪子不開口,輕啟朱唇道。

“冰兒送我的禮物,我怎麼舍得拒絕?睹物如見人,見到這簪子,我就見到冰兒了。”江雲鶴笑道。

見冰兒展露笑顏,江雲鶴小心將簪子放到行囊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