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運氣不好(1/2)

隻剩下劉守成抽抽著臉,一個人在另一輛馬車上孤苦伶仃,那張老臉越發的難看了。

江雲鶴與劉玉兒說了會兒話,心中慢慢有個想法。

自己一直想找搭橋和湧泉境的修行者觀察一下其代碼是如何運轉的,不過這個目標不好找。

修行者本就不多,更不可能讓自己直勾勾的盯上半天。

此時自己身邊有兩人,方才自己嘗試看了下陳冬刀,不過陳冬刀是湧泉境,高出自己實力太多,自己的靈力耗費太快,也看不清楚。

麵前的劉玉兒倒是個好目標。

江雲鶴眼珠子一轉突然笑道。

“我坐這看你一會兒好不好?”

“啊?”劉玉兒略有些疑惑。

“信不信,我坐在這看你能看一整天,一動都不動。”江雲鶴一本正經說道。

“不許眨眼。”劉玉兒噗嗤一聲笑出來,嬌聲道。

“當然。”江雲鶴心中大笑。

當即江雲鶴運轉真實視界,麵前的劉玉兒化為無數數字組成的信息。

“這個代碼組是頭發,這個代碼組是皮膚,這個代碼組是……找到了,這個代碼組是靈氣,其在體內的變化是……

散逸的靈氣是與細胞結合在一起?細胞的代碼是……

似乎在靈氣融合進去後,細胞的代碼也有些變化……這個發展方向是什麼?

也就是說,修煉本身還有用靈氣錘煉身體的作用……”

江雲鶴此時大腦高速轉動著,將分析出的情況和一些代碼數據全都記在腦海裡,還有一些猜測,必須要長期觀察才能得到結果,沒辦法做驗證,也隻得先按在心底。

“不知道在使用術法的時候,代碼是如何變化的,人體要複雜的多,和那神道雕像想必是不同的……這是大腦的代碼?這些散逸的數字是什麼?神識?腦電波?還是其他什麼?

可惜,這些數字太零散,完全無法分析。如果以後樣本多了,自己修為高了,說不定真能分析出一些東西來……”

劉玉兒本是玩鬨,發現江雲鶴真的直勾勾盯著自己後先是有些害羞,臉頰飛快浮上一抹紅暈。

然而一刻鐘後,江雲鶴仍然那樣直勾勾盯著自己。

“喂,你要看到什麼時候?”劉玉兒嬌聲道。

見江雲鶴不理會自己,隻一雙眼睛直勾勾的,讓她皺了皺鼻子,雙臂環抱起來。

“哼,你要看就看,我還怕你看不成?”

沒過一刻鐘,劉玉兒就跟渾身被針紮一般,怎麼坐都不舒服。

是個人被這麼盯著看都不會覺得舒服,何況修行者的感官比普通人更加敏銳。

“喂,不玩了好不好?”劉玉兒軟聲道。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一聲轟響。

拉車的馬打了個響鼻,突然停了下來,死活不向前走了。

江雲鶴也從真實視界脫離出來,實際上他也到了極限了。

人體太複雜,自己已經儘量縮小觀察範圍了,而且觀察的還是實力與自己差不多的劉玉兒,也堅持不了太久。

“發生什麼事了?”江雲鶴揉著太陽穴,剛才用腦過度,此時有些疼,體內靈氣也不多了。

陳冬刀鑽出去站在馬車上往遠處張望片刻,耳朵動個不停。

又是一連串小聲的轟鳴。

“是有高手在遠處交手,安全第一,我們繞行。”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控製那幾匹馬,隨著他的話語馬匹自動畫了個圈子朝後跑去。

“這麟馬不但日行千裡,而且最為機警,若是有人在遠處交手,它能早早發現,免得撞進去被牽連到。”陳冬刀笑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