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愧歉(1/2)

幾乎把花蟒的血都喝乾了,我才丟掉死蛇的蛇身,有些茫然地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那一大片觸目驚心的血汙。這時,我才猛然驚醒:自己之所以會做出這般茹毛飲血的野蠻舉動,完全是因為人麵獸心的副作用發作了!

想通了這一點,我立刻變得冷靜了,心中的暴躁感頓時消失,但接著就再也抑製不住喉間那股極度惡心的味道,趴在地上狂嘔起來。

“嘔!嘔!嘔!”

我把剛才大口大口喝下的蛇血又大口大口地吐了出來,染紅了一大片草地。嘔到最後,嘴裡隻留下陣陣的苦澀味道,十分難受。唉,看來生食可真不能亂吃,否則連膽汁都會給你吐出來!

一狂一吐之後的我幾近虛脫,渾身無力地躺倒在地上,連衣服也懶得換,臉也懶得洗,便開始回想自己最近這四年來的經曆。

花了四年才升了一階,這樣的提升速度相比於自己之前的修煉進度實在是太慢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離開地府後,我大部分時間都處於逃亡和尋找立足之地的狀態,加之沒有了合適的陰餐輔助,修為如何能快速提升?

雖然後麵我自己利用紫麥麵摸索自創出了幾道陰餐,但這些都算不上是成熟的陰餐食譜,還需要繼續實驗、改良。尤其是這道人麵獸心,提升效果確實不錯,但副作用太大了,一個不慎就有可能導致走火入魔。

當初師父之所以沒有教給我更高級的陰餐食譜,就是認為以我的財力不可能收集得到這麼多的高級食材。但現在我收編水賊和組建自己的探險隊之後,平時過手的珍貴食材何其多,缺的就是純正的陰餐食譜。唉,悔不當初就應該死皮賴臉地從他老人家那裡把食譜給求過來!

“哎,現在也可以呀!”想到這裡,我的心思也開始活泛起來:“何不回南亭去找師父,讓他教給我更高級彆的陰餐?”

之前,我是擔心被通緝後地府很有可能會派陰差或陰軍到南亭蹲守,就等著緝捕我。我不想老爸老媽和師父受我的連累,所以才強忍著衝動沒敢回去。但是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三年,陰軍也成功地擊潰了鬼軍主力,報了一箭之仇,閻羅王的怒火也應該差不多消了吧?

說起來,我在地府投胎鬼暴亂一事中本就隻屬於“畏罪潛逃”的嫌疑人,察查司並沒有足夠的證據來坐實我的罪名。況且,即使蒯謙和廖鏗等人又搜羅、捏造了其他證據,我也僅僅隻是一個“從犯”而已,地府不見得會大費周章地對我趕儘殺絕。

“四年沒回家了,怎麼也該回去看看了!”我暗自下了決心。

出了吃鬼林,我便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柳寒。柳寒聽完也隻是撇了撇嘴,道:“你自己回去就好了,我留在這裡看家。”

最近她依舊著迷於飼養夜飛貓,根本就不可能舍得離開。不過,小黑生下的兩隻貓崽已經長大,現在隻比媽媽稍微小一圈而已,估計到了明年就能交配生下新一代的夜飛貓。到時候就能知道柳寒的馴化計劃能否取得成功了。

譏諷鬼現在幾乎成了我不可或缺的幫手,很多管理事務都可以放心地交給它去執行。有它和柳寒在,我在漁村的生意維持正常運轉完全不成問題。

除此之外,剪刀鬼、三刀、鐵頭和水妖都各自分管一麵,就連腦袋不甚靈光的擀麵鬼也能撐得起麵館的生意了。挨個交待過後,我便簡單地收拾了一些行李,踏上回家的路途。

我之前還從來沒有從除了左丘城的陽間出口回家的經曆,尤其漁村所在的位置如此偏僻,所以隻能走到哪算哪。因此,我采取了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先是搭了自家勝利號的便船到了巨瀑城,然後從巨瀑城的陽間出口上到地麵。這當中,少不得還找了薛達幫忙打通關係,花了一些陰元。

上到陽間,我才發現自己身處於北方的一座小城市,與廣南一北一南相距了幾千公裡的路程!

於是,我不得不輾轉多地,又是坐火車又是坐飛機又是坐長途汽車的,花了整整三天時間才回到了家鄉南亭縣。

“你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老爸老媽一見到我就禁不住開始埋怨起來,捶胸頓足,“以前外出讀書、打工的時候還能每年回來一趟,這次居然隔了四年才回!而且這當中有三年一個電話都沒往家裡打過,你是不是打算就當做我們兩個老的已經死了?啊!”

“哎呀,怎麼會呢?是我錯了!是我錯了!您二老先彆生氣,聽我好好說!”我急忙認了錯,搬來椅子讓老爸老媽坐下再慢慢做解釋。

唉,幾年不見,老爸老媽可真的顯老了呀!

算一算,他們都已經過了六十歲的年紀,頭發花白,滿臉皺紋。老媽因為常年在灶台前麵忙碌,已經開始駝背,據她說,最近就因為腰不舒服正打算把開了幾十年的牛腩飯店給關張了,轉租給彆人,自己回到排尾村去養老。

老爸則不願意回去住外家的房子,兩個老人還為此吵了幾架。其實老爸也老了,早兩年就徹底謝了頂,身體又因為天天在外麵日曬雨淋的,落下一堆毛病,所以現在也不出去騎摩托車拉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