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老二師的老戰友都走了(1/2)

到了南港國際機場後,李戰發現有好幾撥人來接機,全擠到一起了。

有二師的,有第三艦隊的,有軍分區的,甚至陸軍的一個兵站也派人來接,那叫一個爭執不下。

李戰並沒有把休假的消息告訴家裡,所以應婉君等人都不知道他已經回到南港。因此接機的隊伍裡唯獨沒有家屬。

各式車輛一溜的停在到達口前的軍用車輛停車位上,不知道的還以為來了什麼部隊的大領導。

十個一等功加身,使得李戰成為了身份極其超然的人。給予他再高的禮遇都毫不為過,更不需要去考慮級彆因素。兩年前李戰就被評為南港市一大傑出青年、粵省十大傑出青年、全國五四獎章獲得者。換言之,他在部隊獲得了多少榮譽,地方這邊同步跟上。

幾撥人為李戰上誰的車爭執了起來,這個時候就看哪一邊來的人級彆高了。第三艦隊這邊出來個大校副軍級,一下子把其他幾方的拿捏住了。人家艦司副參謀長親自來接,你說李戰坐誰的車。

李戰在海軍部隊工作期間作出了傑出的貢獻,影響是巨大的。雖然離開海軍了,但是海軍方麵沒有忘記李戰的功績。反觀老部隊二師,前來接人的少校參謀就有些尷尬了。說起來二師才是李戰空軍飛行員生涯中服役的第一支部隊,然而應該以李戰為傲的二師卻沒有拿出足夠的禮遇。

當然,李戰不在意這些,並沒有冷待二師的少校參謀,很客氣地解釋了一番後,少校參謀算是沒那麼尷尬了,回去也能交差了。

不過看到大家都跟著艦隊的車走,擺明了是就算李戰不坐他們的車,也要跟著把人送到家。二師的少校參謀一看就趕緊讓駕駛員開車跟上去,幸好準備了禮物,不然這個時候真麻爪了。

十幾輛車組成的車隊就浩浩蕩蕩出發了,都是牛高馬大的越野車和商務車。艦隊還派了一輛警備塗裝的霸道過來,閃著警燈在前麵開路,那架勢比海軍司令下來視察都要厲害。

車隊在城區整潔的道路上快速行進,引得各個路口執勤的交警紛紛立正敬禮,心裡都在嘀咕,這又是部隊來大領導了。非機動車道上騎電動車的群眾更是紛紛側目,睜大了眼睛好奇地看著呼嘯而過的車隊。

正是傍晚的交通高峰期,下班的下班放學的放學。

經過一所小學門前的時候車隊放慢了車速。維護交通秩序的交警本來攔下了過馬路的學生隊伍讓部隊的車隊先過去,但是警備車停了下來主動讓行,示意讓孩子們先過馬路。

維護秩序的交警連忙的領著排著整齊隊伍的小學生過馬路,好幾個孩子走到車隊前麵的時候停下來轉過身立正向車隊行少先隊隊禮,車裡的官兵們笑著舉手還禮。

和大校坐在第二排的李戰推門下車,立正向孩子們行軍禮,笑得特彆開心。大校見狀連忙下車,也向孩子們行軍禮。自然而然發生的暖心一幕引來家長們、過路群眾們鼓掌大聲叫好。

正在街頭采訪的晚間新聞記者迅速捕捉了畫麵,甚至連標題都想好了——我的青春你的笑容!

車隊通過,很快的駛入了文苑小區,直接開到了李戰的大彆野前麵。應婉君正在老姐李齡的陪伴下在前院溜達,看到外麵聽了一溜的車,還有軍車,連忙的快步走出來。

當應婉君看到李戰從車上下來後都愣住了,絲毫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李戰跑不過來在應婉君麵前立正敬禮,“報告首長!我奉命休假向你報到!請您指示!”

應婉君捂著嘴巴差點哭出聲來。

李齡大叫一聲扭頭就忘家裡跑,一邊跑一邊喊,“爸!媽!阿戰回來了!阿戰回來了!”

這下就都雞飛狗跳起來了,老爹老媽趕緊的跑出來,抬眼一看到李戰,老媽當場就哭了,拉著李戰的手不住的埋怨,“部隊飯吃不飽嗎看看你瘦成這個鬼樣子!”

“媽,部隊領導在呢。”應婉君很快鎮定下來,趕緊的提醒一句。

當著部隊領導的麵說部隊的飯吃不飽,這不是讓人難堪呢嗎。不過在當媽的眼裡隻有兒子,而且兒子永遠是沒吃飽飯的。

還是老爹沉穩,隔三差五就有單位有企業來慰問,又做過房產公司當了兩年董事長,海魂衫加大碼褲人字拖,兩手一背,那氣勢都趕上軍長的了。首先和大校握手,“麻煩領導了。”

“老李同誌你這話就見外了,李戰回到了南港是回到了家,也是回到了部隊這個家啊!”大校客氣得不行,微微彎了彎腰兩手握著老李的手說。

然後挨個打招呼。

這邊握完手,那邊其他幾撥人早都自覺的按照級彆高低排好了隊,老李氣勢拿捏得死死的,單背著手走過去挨個握手。

“老李同誌,我是市府辦的小張。”

“老李同誌,我是軍分區的小王啊,春節咱們見過麵。”

“老李同誌,我是空軍某部的,李戰原來在我們單位工作。”

“老李同誌,我們是西縣縣委辦的,您辛苦了您辛苦了。”

李戰忍不住笑了,低聲說,“老爹這架子比總參謀長的都大。”

都覺得蠻有意思。

見完麵後趕緊的把客人請進去,好些說不打擾了要走,老李哪裡肯放,硬拉著請進去用了茶談了半個多小時才放他們走。

海軍大校最後走,李戰心領神會,把他送到車子那裡後,海軍大校果然說了,“我們有個部隊換了一批新飛機,如果你有時間,想請你過去指導指導訓練。不過千萬不能影響你的休假,領導特彆囑咐過,你現在的主要任務是陪老婆,閒了有時間了,再過去看看。”

說到這裡他笑了起來說,“三亞的風景相當不錯,到時候把家裡人帶上,權當是過去旅遊了。”

李戰滿口答應下來,“沒問題!”

“好,家裡有什麼困難儘管說。”海軍大校看了眼大彆野,笑道。

李戰有些尷尬,揮彆了海軍大校。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在李戰看來,他們這個大家庭最大的困難就是有大量的錢躺在銀行裡發黴。和應婉君通電話聊得最多的是孩子,然後就是家裡的大事業了。

養豬廠開起來了,是場不是廠,幾百畝地十幾萬頭規模的巨型養豬廠。從豬種培育到屠宰加工,是完整的一條生產鏈,是南港地區最現代化的養豬廠。饒是如此兩千萬也用不完。

李戰的感覺就是自從家裡事業起步之後,銀行存款是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再加上老李同誌保守的性格,公司沒有哪怕一分錢的負債,一單生意如果不是不離十寧願讓錢躺在銀行裡,結果就是發展勢頭雖然不大但是存款是越來越多了。

用老李同誌的話來說現在家裡的錢夠幾代人用的,不需要去冒險求大財,人要知足才能常樂。

李戰的心思不在這一塊兒,所以從來沒有往心裡去,但是應婉君是不能不管的,全家上下除了李戰就她這麼個高學曆人才,所以應婉君和李戰談得最多的也是這方麵的事情。

寶寶的房間早都收拾出來了,老李同誌早都分好了,三層大彆野兩兄弟一人一層,不過兩兄弟都沒在家所以全都在二樓住,為了方便照顧,李陵也搬過來住了。

晚上小兩口獨處的時候,應婉君拿出筆記本一項一項地說,要準備什麼東西,孕期要注意什麼,孕後要注意什麼,孩子的每個階段要怎麼樣,比做功課筆記都要詳細認真。

李戰幸福地笑著陪著她討論,多大的事多小的事都進行討論。關鍵不是討論的主體,而是享受這個準備迎接小生命的過程。撫摸著應婉君的大肚子,李戰是無以言表的開心。

“生產的時候你能回來嗎?”應婉君靠著李戰寬闊的胸膛問。

李戰說,“能,正好是建軍節前後,我肯定要回來陪著你。”

“一言為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