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無恥的借口(1/2)

“你們兩個人在一起啊。不過也難怪,救命之恩嘛,明白!老馮你也應該以身相報。”

陸醒假裝玩笑,看不慣江楚歌,但是不是給人家下馬威的時候。

看在馮錚的麵子上,自己也不能太過分。

“你胡說什麼呀?這都什麼年代,還有那種救命之恩,以身相報的事情啊。江楚歌來找江曼有點事情。”

馮錚不想和江楚歌牽扯到一處。

自己可沒那麼大度,拿自己終身來回報一個居心叵測的人。

江楚歌還達不到讓他以身相許的地步。

“江楚歌找我什麼事兒?有話就快說,我弟弟妹妹鍛煉身體的時間快到,我得送他們回家吃早飯上學。沒這麼多時間在這裡跟你閒聊。你可是打聽的夠仔細呀,連我們什麼時間出來都能掐點兒掐的這麼好。”

江曼戲謔的看著江楚歌。

江楚歌臉一紅,眼圈一紅,態度一看就是委屈的小白花。

這是上來就要哭啊。

江曼不耐煩的趕緊豎起大拇指。

“江楚歌,雖然說這裡站著兩個大男人,可是你沒必要這幅樣子。這裡的人都聽到了,我可沒說你什麼,難不成一句話你就要哭上一回啊?沒人想欺負你,是你自己找來的,可不是我找上門去要欺負你。做出這種姿態來,你是當這兩位眼睛都瞎了嗎?”

江曼的一席話讓江楚歌臉都掛不住。

現在江曼怎麼嘴巴越來越毒。

馮錚也是一臉的不耐煩,鑒於他和江曼之間相處的那麼不愉快,他本來是不想過這兒來的。

誰知道今天江楚歌死皮賴臉的找上他,非說是讓他幫幫忙,一臉的哭哭啼啼,最後他沒辦法,隻好跟著江楚歌過來。

一見麵就知道會有這個結果。

見到江曼,他就有一股想要掐死眼前這個女人的衝動,這個女人太不給自己麵子。

兩次在這個女人手底下吃了虧,而且虧還虧大發。

“有什麼話你們兩個人說吧。陸醒,咱們到一邊兒說說話,我知道你要回京北,其實過兩天我也要回去。”

馮錚是一點也不想摻和這種事情。

拉著陸醒走到一邊。

陸醒撇一眼江曼,跟著馮錚走開。

江楚歌一看沒人給她撐腰,心裡憋屈,馮錚什麼意思啊。

不是應該對自己報恩的?

態度一直對她不冷不熱,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就那麼討不了他的歡心。

上輩子馮錚不這樣啊。

怎麼現在反而這樣,要不是她反複實驗,馮錚可一點都沒重生,她都會懷疑馮錚是不是也產重生,才會對自己這麼不耐煩。

真是很奇怪的感覺,自己的丈夫,卻對她不屑一顧。

她就當馮錚這公子哥兒紈絝子弟的習性發作,上輩子裡麵有很多陰差陽錯,自己很早就被江家帶回去,馮錚也許是想要維護和江家關係,對她好的不得了。

這輩子似乎很多事情都晚了一步。

“江曼!你爸媽那裡有一塊玉佩,白色的,花紋很簡單,是蓮花紋,像是一朵蓮花的形狀!那是我的。”

要不是實在沒辦法,她上輩子就輸在這個玉佩上,這輩子有沒有還辦法拿到,她也不會來這一趟。

江曼噗嗤一下,“江楚歌!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大傻子啊?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啊?你的東西在我父母這裡?是你腦子有病!還是我有病啊?”

她想起來自己拿到的那塊玉佩看起來毫不起眼,沒想到江楚歌惦記的是這個東西。

但凡江楚歌惦記的,那肯定是很重要的,江曼本來很不在意的扔在一邊,搬家之後她就收在盒子裡,連商業街都沒放,主要是商業街的多餘物品會消失。

她可不想好好的東西沒了,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