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章 露白(1/2)

好書推薦:

“小姐,剛才您看到沒有?那個阿福的臉像死了爹一樣,真是好笑!”蘭兒顯然是憋得太久了,笑得前伏後仰,仿佛一輩子如此暢快地笑過一般。

淩芸施完針之後,交待了一下便起身離開了。主仆三人有說有笑地往雲澗坊市走去。

“哼,那是他活該,區區一名店小二,還真當自己是老板了。”逐月嗤之以鼻,不過她還是有些不太明白。

“小姐,您盤下那家素芳齋是何用意?如果隻是為了一口氣,大可不必如此吧?”

“嗬嗬!過段時間你就知道。”淩芸神秘兮兮地說道,“而且,我們的產業太單一,想要發家致富,一定要多線發展,女人錢才是最好賺的。”

“對了!差點忘了,還要給公羊小姐買生辰賀禮,去金祿福走走!”

淩芸帶頭走在了前麵,蘭兒和逐月隻好捧著大包小包亦步亦趨地跟隨。

“喲,小姐,歡喜光臨金祿福,有什麼需要的麼?”那掌櫃一見淩芸等人走進店鋪,立刻迎了上去,搓著手笑容可掬。

他眼可沒瞎,她身後的兩名丫環一人手裡都捧了一摞。如果沒看錯的話,那是衣飾和胭脂水粉。

從包裝上看,衣飾都是在整個雲澗城最上等的成衣鋪——錦繡軒購買的,還有那胭脂水粉的獨特標誌,剛進店鋪他就看出來了。

雖然淩芸等人打扮得並不出眾,某種程度上來說稱得上是寒酸。換作其他店家早就嗤之以鼻,連招待都欠奉。

這也是淩芸對他另眼相看的原因,“隨便看看,有需要會招呼你。”

淩芸隨意地來了一句,甚至連臉都沒轉過去,讓人感覺根本沒把這掌櫃放在眼裡。

這金祿福還真不賴,整間店鋪布置雅致,金飾、玉飾應有儘有,翡翠瑪瑙也不缺。分門彆類,擺放用心,雖然款式上比較古樸,不像現代那樣花哨,卻也彆有一番風味。

剛進門就一股氣撲麵而來。有人會說這很俗氣,但對淩芸來說,一點也不討厭這種感覺。反而有些喜歡。

“咦?那打扮寒酸的家夥是誰啊?竟然連那種窮鬼都進來了,金祿福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掉價了?”

“金掌櫃也真是,連我等都不來招待,卻親自去伺候那樣的死窮鬼,眼瞎了麼?都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主顧?”

“那不是淩家二房的淩四小姐?不是說她足不出門的麼?聽說前段時間還自尋短見的說,婚禮舉行了一半被趕了回家。”

“你看你看,那小丫環,兩眼放光的,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麵的,再看也沒用,也不看看的主人是誰,能買得起麼?”

那幾名衣著華貴的少年少女正掩嘴議論著,小聲說大聲笑,彆說是淩芸,就連蘭兒本人都聽見了。

小臉通紅,為自己的行為而感到羞恥,自己丟臉就算了,還害淩芸被這群人笑話。

淩芸隻是勾了勾唇角,淡笑道:“金掌櫃,把那對翡翠耳墜拿來看看!”

“好!”金掌櫃麻溜地從櫃子上取了下來,雙手送到淩芸的麵前,“淩芸小姐,請!”

淩芸微微一笑,“蘭兒,喜歡麼?”

蘭兒哪裡還有什麼免疫?點頭如搗蒜,不過很快又想到什麼,“小姐……”

“光這樣看不夠仔細,來,拿起來看!”

眾人還在疑問,蘭兒捧著一摞的東西,哪裡騰出手來拿時,金掌櫃已經反應過來,正要招手讓小二過來,不曾想淩芸已經快了一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