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秘探(1/2)

好書推薦:

“麗雅,亦菲,你們倆是什麼時候來這裡工作的?”秦歌一邊往裡麵走,一邊向身後的兩女詢問。

麗雅和亦菲相視一眼,然後隻聽麗雅先回答道:“少爺,我是兩年前來秦家工作的,是夫人在世界環球小姐冠軍賽上邀請的我。”

“你呢,亦菲?”

亦菲忙答道:“回少爺,我是三年前應夫人的邀請退出演藝圈來秦家的。”

“一個三年,一個兩年,劉秀之墓出土時間恰好就在亦菲來秦家後不久,這件事情亦菲會不會知道?”秦歌停下腳步,突然把目光停在了亦菲的身上。

他朝著亦菲微微一笑,然後衝她招了招手。

“亦菲,你過來,本少爺有話問你。”

亦菲快步走到秦歌身邊,當即就被秦歌抓住了纖白的小手,頓時心怦怦亂跳,受寵若驚道:“少爺,您要問什麼就直問吧,這樣我,我很……”

亦菲的臉頰羞紅的像是個蘋果,她甚至開始胡思亂想,自己被秦歌抓住了手,算不算是有了肌膚之親。

秦歌抓著亦菲的手,眼神壞壞的看著她。

亦菲很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腦瓜子都快空白了,身體軟綿綿的,總感覺自己下一刻就要倒在少爺懷裡。

一旁的麗雅也是流露出了羨慕的眼神。

秦歌微笑著問道:“本少爺雖然和你們接觸不多,但是問你們什麼你們可不許有半點欺瞞。快告訴我,我媽兩年多前是不是私下購買了一對漢朝的表飾物?”

“表飾?”亦菲眨了眨眼睛,旋即輕咬住粉唇,羞澀的搖了搖頭,“少爺,據我所知,夫人這三年來都沒有再購置任何的文物了,更彆提還是漢朝的,夫人不喜歡秦朝以外的東西。”

秦歌抓著亦菲的手不放,遲疑道:“那難道她這三年和文物沾邊的就什麼事情也沒做?”

“……”亦菲沉默。

這時,麗雅忽然想起一件事,吞吞吐吐道:“少爺,有一件不知道算不算,一年多前夫人忽然要求把‘秦祖’的金像拆了重鑄。”

“做金像的人不是說它可以五百年不腐不鏽麼,老媽把它拆了重鑄乾嘛?”

“少爺,我也不知道啊。”

麗雅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看上去可愛極了。

“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秦歌心懷著對母親的了解,篤定母親這匪夷所思的操作背後肯定有所隱瞞。

是以他當天快快的跑完十二座宮殿的藏寶庫後,就悄悄派人去打聽重鑄秦祖金像的工匠的下落了。

與此同時,秦歌趁著夜色還偷偷的溜進了秦家的祖祠,這個地方無論白天還是晚上都有些陰森,所以秦歌極少來這裡。

秦歌在祖祠的行動用偷雞摸狗一詞來說根本不足為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