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歸來正是少年土匪(1/2)

好書推薦:

睡夢中,杜羽翻了個身,背後傳來一陣陣撕裂般的疼痛,緊緊皺成一團的劍眉急促地動了動,眼睛猛地睜開!

微弱的燭光中,眼前的情景依稀可見:

粗糙木板釘成的牆壁上,掛著兩件破舊的衣裳和一頂蘆葦葉編織的草帽;

杉木皮遮蓋的屋頂濕漉漉的,間或雨水滴滴落下,屋外似乎是大雨初歇;

略顯潮濕的土質地板上,除了塵土,還有幾顆大小不一的石子;

房間的一角,立著一個坑坑窪窪的練功木樁,上麵斑斑駁駁的,是血漬浸染、風乾的痕跡;木樁旁邊放著一把樸刀……

這是哪裡?

怎麼這麼熟悉?

杜羽感覺有點懵,必須得好好捋一捋思路。

記得就在上一刻,自己在秘境中曆經重重難關,終於見到拇指大小、擁有無數個切麵、晶瑩剔透的終極至寶,由於心神受惑於寶物散發出的神秘光芒,以致為他人所乘,最終一口心頭熱血噴灑在上麵。

這麼說,自己應該是掛了,怎麼還能醒過來?

腦中還一團漿糊的杜羽想坐起來,卻因為牽扯到背後的傷口,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

“怎麼啦,羽哥?”一個刻意壓低的聲音從隔壁屋傳來,熟悉的語調中蘊含著緊張和關切。

“沒事。”杜羽循聲看向隔音效果差得一塌糊塗的木製隔牆,隨口應了一聲。

下一刻,虛掩的房門被小心推開,一張右頰帶著傷疤、略顯稚嫩的臉從門口探了進來。

“刀疤?他也活著?自己在不是做夢吧?”杜羽的心中滿是疑惑:這位在星球劫難中被同時抓走的兒時同伴,不是早就因為掩護自己而掛掉了嗎,怎麼又出現了?

這是夢中重逢,還是地獄裡再相聚?

地獄,杜羽是不怎麼相信有地獄存在的;如果是夢中重逢,數十年不見的兄弟,不管怎麼說都算機緣難得!隻是,這到底是刀疤跑到自己的夢裡,還是自己穿越到刀疤的夢中?

不對!

故老相傳,想確定是否做夢,隻要擰一下大腿看看疼不疼就知道了。那自己背後的疼痛又是怎麼回事?

為進一步確認,杜羽也擰了一下大腿,還是痛!

實錘了,肯定不是夢!

再細細看一遍周遭熟悉的環境,和刀疤稚嫩的臉,杜羽很無厘頭地想道:以前自己無數次在困苦中掙紮時,老想著如果一切能夠重來就怎樣怎樣,難道今天真的重生了?

一時之間,思緒萬千,卻又茫然失措。

隻是睜大了眼睛,定定地看著刀疤。

“是不是傷口又流血了?”刀疤緊張地轉到他背後,借著微弱的燭光仔細看了看被血水滲透的紗布,口中低聲埋怨道:“羽哥,你小心點兒,傷口好像又開了。”

杜羽並不關心背後的傷口,反而開口問道:“現在是什麼時侯?”

“淩晨三點多。”刀疤回答道。

“我是說幾月幾號?”杜羽又問。

“華酆曆5999年9月12日。”刀疤稍稍加重語氣答了一句,接著伸手往杜羽的額頭碰了碰,自言自語道:“沒發燒啊,居然連幾月幾號都不記得了,難道睡糊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