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都是蚊子惹的禍(1/2)

好書推薦:

峰頭嶺地勢險要,易守難攻。

理論上,有兩條道路可進入山寨。但實際上,後山是高達約三百米的懸崖峭壁,沒有武者的實力或特殊的攀爬工具,想都不要想。因此,對於普通人而言,關卡乃是上山入寨的必經之地。

但是,再堅固的城堡,從內部攻破總是比較容易。

峰頭嶺的防衛一向外緊內鬆,關卡值守人員的眼睛習慣性地隻盯著山下,而不會防備來自山寨內部的攻擊,這正是杜羽等人的機會。

月光下的視野,並不太近。

為謹慎起見,接近至關卡二三百米處,杜羽便示意夥伴們躲入一簇潮濕的灌木叢中,稍稍觀察了一會兒,隱隱約約可見關卡處三個守衛的身影,地上兩個,瞭望塔上一個。

“才三個?”事隔百年,關卡上到底有幾個守衛,杜羽有點兒記不清了。

“總共六個!這個時間點,另外三個輪上半夜的,肯定在寨門旁的小屋中睡覺。”胡錚回答道。

“嗯。”杜羽也想起來了,為化解尷尬,便朝高卓問道:“瞭望塔上的那個如果交給你,要靠多近才有把握?”

眾人中,高卓的箭術最好,也隻有他帶著弓箭。

但前世高卓箭術大成,是在軍中當斥候的時侯。如今畢竟年幼,尚未經過軍隊的磨礪,水平到底有多高,杜羽的心中也不是太清楚。

而他手中的步槍,不到萬不得已,是不能動用的。

槍聲一響,很可能把整個山寨都驚動了。真要那樣,山豹等人恐怕就不是等天亮後再出發了,而是馬上帶人將他們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視野不足,三十米內,估計有六成把握。”高卓的回答明顯底氣不太足。

杜羽明白了,現在的高卓,嚴格來說還隻是個射箭愛好者,而還不是三四年後那個經過嚴格訓練的“神箭手”。即使靠得再近,估計也做不到一箭封喉。

看來,這個瞭望手得自己動手解決。

又輕聲問刀疤、胡錚:“如果地麵上那兩個值守人員交給你們,有沒有把握不弄出聲響?”

邊說,邊比劃捂嘴、抹喉的動作。

“沒問題。”刀疤回答得很肯定。

“應該沒問題。”胡錚的回答相對保守。

這符合他對二人戰力的判斷。

這些人中,除自己外,論近戰能力,刀疤最強,胡錚、高卓相差無幾,黃山河還不如胡子奇。

杜羽示意大家靠近些,低聲分配任務:“等下高卓把弓箭給我,那個瞭望手歸我解決。地麵上拿兩個,刀疤負責左邊,胡錚負責右邊,高卓跟在胡錚身後兩三米處,隨時準備支援。你們三人的任務是,無聲無息地乾掉他們!胡子奇和黃山河摸到小屋門口,守在門兩邊,如果這邊的戰鬥驚動了他們,你們要在人衝出來的瞬間,乾脆利落地解決他們!如果那三個人沒有出來,不管是否被驚動,你們都不要管。都聽明白了沒有?”

“明白了!”大家低聲回答。

此時,殺陳三狗的好處體現出來了。

如果不是杜羽將陳三狗的人頭提到他們麵前,此時他的命令,肯定會有人提出質疑。至少,高卓不會這麼乾脆就把弓箭交給他。畢竟在此之前,從未有任何跡象表明,他比高卓更擅射!

斜月西落。

光線漸暗。

胡子奇、黃山河抵達小屋門口。

刀疤、胡錚、高卓已運動到離兩個值守人員不足十米處,正貓著腰等待杜羽的命令。

因為射擊角度的需要,此時杜羽離關卡尚有十來米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