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念之慈(1/2)

好書推薦:

當杜羽等人走捷徑,抄近道,整整趕了近二十裡蜿蜒曲折的山路,在一灣清冽的山泉旁停下啃乾糧時,峰頭嶺上,陳三狗的屍體才被相熟的嘍囉發現,然後第一時間報給了侍衛頭目盧軍。

山豹見到盧軍時,剛起床不久。

以為他是過來問出發時間的,所以正坐在餐桌旁準備吃早餐的他並不在意。

在盧軍剛剛準備開口之際,山豹卻抬手示意他稍等,然後端起麵前的稀粥哧溜喝掉一大口,再夾一筷子鹹菜,目光漫不經心的瞟過他享用了半年的曼妙的身材,心中暗暗想著:還是大家閨秀夠味道。

這個所謂的壓寨夫人,是他在一次外出時,見色起意,於半道上順手牽羊劫來的。在他眼中,這女子五官精致、身段絕佳,就是臉色有點兒蒼白、整天愁容不展,讓人不爽。

當山豹回過神時,大半碗稀粥已經進了肚子,直到此時,他才開口問道:“說吧,什麼事?”

“陳三狗死了,頭也被割走了!”盧軍回答道。

“哦,知道誰殺的嗎?”山豹臉上的表情,與聽到昨夜自家的雞丟了一隻沒什麼區彆。

盧軍看了對方一眼,搖了搖頭,說道:“目前還不清楚,正在查……”

“啪”地一聲,山豹十分突兀地將手中的筷子拍在八仙桌上,冷聲喝道:“那還杵在這兒乾什麼?還不趕緊去查!”

“是!”盧軍麵無表情地回了一句,轉身往外走去。

大清早無辜挨罵,換誰心中都會不爽。

事實上,盧軍得到消息時,已經第一時間安排人在查了。隻是覺得這麼大的事,自己有必要讓山豹第一時間了解情況,所以才特地趕了過來。而且,即使山豹不說,他也打算彙報完就立刻趕回去繼續查。

不過,盧軍一句多餘的解釋也沒說。

山豹的脾氣就是如此,碰到惱火的事就喜歡拿身邊的人出氣。

像今天這樣,在他們一向自認為固若金湯的山寨內,某個手下好端端地一覺睡下去,第二天早晨被發現丟了腦袋,換任何一個老大都會無比窩火?何況,這不隻是一條人命的問題,若不能查清源頭、消除隱患,峰頭嶺必將人心惶惶。

這些盧軍都能夠理解。

盧軍不能理解的是,平白無故朝自己發火,到底是為了表現他作為一寨之主的威勢,還是單純因為控製不住情緒?

想到這兒,他苦笑著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一個粗狂的聲音從院門外傳來:“大哥,大清早的,起床氣還沒過呢吧?”

山豹不用抬頭就知道,來的是自己的鐵杆兄弟——三當家雷猛,當即頭也不抬地說道:“去去去,煩著呢!”

“煩什麼,不就沒了一個油子嗎?”雷猛自來熟地坐到山豹的身側,朝清矍少婦笑道:“嫂子,能不能來碗水?看我大清早累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