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憋屈的山豹(1/2)

好書推薦:

高德榮自然不會想到杜羽手中還捏著這樣的底牌。

自燧發槍問世以來,為了適應打獵的需要,民間持有大小口徑的獵槍,款式何止三種五種?而土匪山寨中的燧發槍,往往也不是獵槍就是鳥銃。他一直誤認為,杜羽肩上背的槍隻是某一款獵槍而已,威力說不定還不如家丁隊手上的槍呢。

因此,聽完杜羽分析,他隻是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便側目看向高展。

對於這個在外麵習武數年、見過大世麵、有望突破武者境的小兒子,他一向寄予厚望,想聽聽他有什麼見解。

高展瞟了杜羽一眼,信心十足地開口說道:“雖然從整體上看,土匪有裝備精良、戰鬥經驗豐富的優勢,而我們呢,準備充分,以逸待勞,又占據堅固的塢堡,大家可以說半斤八兩。就像杜……嗯,杜羽說的那樣,土匪的目的隻是打劫,而不是跟我們死磕,估計多死上幾個也就放棄了。不像我們,家、親人、財產都在這兒,退無可退,雙方的戰鬥意誌不可同日而語。所以,隻要下定決心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勝利就一定屬於我們!”

杜羽聽罷,暗自點頭。

沒想到這個紈絝外出幾年,似乎大有長進!

可惜前世時運不濟,居然在土匪屠村的前夜莫名其妙地回來送死,想起來也是一聲歎息。

“公子高見!”站在一旁的高修然聽完高展的話,也湊了過來,笑容滿麵地對高展拍了一記馬匹,又躬腰轉向高德榮勸道:“族長,俗話說,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此時,您和公子應該在城下統籌全局,而不是與我們這些武夫在城頭搶活乾!”

杜羽嘴角不自覺地抽了抽。

這就是自己唯一的舅舅,母親的親哥?

好歹也是“允文允武”的人物,能不能有點兒骨氣?

高德榮聞言,望向自家兒子,問道:“展兒覺得呢?”

高展搖了搖頭,道:“我剛才說了,此戰我們退無可退。若我們父子倆未戰先避,很容易動搖軍心。不過,高,嗯,修然兄有一點沒有說錯,城頭上刀槍無眼,一旦戰起,我們可沒法照顧到您,您千萬彆往前衝,最好有專人保護您的安全。”

杜羽臉色很不好看:nnd,居然叫自己的便宜舅舅“修然兄”,這不是擺明了占自己便宜麼?

高德榮卻是老懷大慰,拍了拍高展的肩膀,說道:“放心吧,說一句不算吹牛的話,我年輕的時侯,那也是獵過熊羆打過虎的好漢。如今年紀雖然有點兒大了,但還拉得開一石半大弓,即便近戰有點兒勉強,但自保絕對綽綽有餘!等下你們隻管放手施為,不必管我!”

說到這兒,高德榮特地側頭對杜羽笑了笑,交待道:“一會兒戰起,主戰場交給家丁隊和你舅舅他們,你就帶著幾個小夥伴充當救火隊員,查缺補漏,哪裡危急就支持哪裡,怎麼樣?”

“沒問題!”杜羽點頭答應。

也許是因為剛才與他兒子高展英雄所見略同,愛屋及烏之下,杜羽明顯感覺到,這一會兒,高德榮對他的態度似乎變得和善了一些。

至少沒有安排自己去當炮灰。

高德榮又道:“至於展兒,你自由行動,準備抽冷子給敵人以殺傷!”

一片拳拳愛子,高修然、杜羽理解,高展也明白,自是欣然領命。

高德榮環顧身邊所有的人,突然大聲宣告:“此戰若勝,所有作戰勇敢、立下戰功的,不分家丁或村民,我都重重有賞!”

“是!”眾人齊聲應諾。

“都去準備吧!”高老爺大手一揮,猶如一個指揮千軍萬馬的統帥。

山豹的心中十分窩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