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鏖戰(1/2)

好書推薦:

“打!堅決打!”

山豹惡狠狠地命令道:“讓弓箭手和先登隊做好準備,一刻鐘後發起進攻!一群有了防備的農夫而已,能有什麼戰鬥力?攻得猛一點兒,多殺幾個,能把他們嚇出尿來!”

在山豹的心目中,搶劫一個村莊,最麻煩的不是對方誓死反抗,而是村民躲進深山老林中。更何況,如今人家固守塢堡,擺明車馬要乾一架,如果自己反倒慫了、撤了,這要傳出去,麵子往哪兒擱?以後還要不要在土匪圈裡混了?

“連一群農民都收拾不了”的名聲,實在太難聽。

帶著山寨大半主力,出來武裝遊行了一圈,然後灰溜溜地回去,野心勃勃的二當家看到了,估計做夢都能笑醒!

“是!”雷猛抱了抱拳,轉身準備去了。

在塢堡前兩三百米外的空地上,土匪們開始有條不紊地做著進攻前的準備:

弓弩手持弓搭箭;

先登隊抻開一條條鉤繩;

刀盾手左手藤盾、右手樸刀,排成整齊的隊形;

還有一些嘍囉,將從民房中搜羅到的木梯子,三架一組接起來綁牢,做成長長的雲梯……

在火把閃耀中,所有的攻擊手段,都被擺在明麵上。

杜羽強忍住開槍的衝動。

以他的準頭和這把槍的射程,兩三百米外殺幾個嘍囉不難,難的是如何一槍乾掉山豹!

要是一槍不死,反倒讓對方有了防備,事情恐怕會陷入不可控的境地。

他太知道一個武者的破壞力了。

如果讓山豹衝上城頭,不但會造成本方人員的大量傷亡,而且整個塢堡都有可能因之陷落。

所以,他的目標自始至終隻有一個:山豹!

擒賊先擒王!

隻要乾掉山豹,對麵的那群烏合之眾就有可能一哄而散;否則,即使乾掉十個八個土匪,也於大局無補!

為保證射的突然性,他絕不能讓山豹提前知道他手中有一把無論射程、射速、威力都大大超過燧發槍,足以威脅一階武者性命的單發步槍,!

“踏,踏,踏……”

石牆下,一排整齊的盾牆,向塢堡緩緩接近!

刀盾手後麵,是抬著雲梯、提著鉤繩的先登隊。

再後麵,是兩排弓箭手。

火銃手沒有出動,因為在仰攻的時候,火銃比起能拋射的弓箭差遠了。

塢堡的其它三個方向沒有任何動靜,很顯然,土匪準備集中力量直接從正麵拿下。

“羽,羽哥,你說,我們能守得住嗎?”黃山河顫抖著嘴唇,話都有點兒說不完整。

直麵數百土匪的進攻,彆說膽小的黃山河了,即便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刀疤,此時都緊抿著嘴唇,說不出什麼大大咧咧的話來。

“背靠堅固的塢堡,麵對一群烏合之眾,有什麼守不住的?”杜羽拍了拍手中的步槍,笑著說道,“等下就讓你們見識見識陳三狗送的這一份大禮,絕對能讓山豹他們喜出望外!”

步槍的來曆,在回家的路上夥伴們問過,杜羽也解釋過——陳三狗的收藏品,隻是沒有具體告訴他們這把槍的射程和威力。當然,估計說了他們也不信,還以為杜羽在吹牛呢。

剛才的打趣,若在平時,大家早就樂了,此刻卻沒有笑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