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太極拳(1/2)

好書推薦:

兩人進入房間之後,但見一個鶴發童顏、高大硬朗的老頭,他雙手下垂,手背向外,手指微舒,兩手分開平行,接著兩臂慢慢提至胸前,左臂半環,掌與麵對成陰掌,右掌翻過成陽掌,而後柔柔緩緩的出拳,拳頭看似軟綿綿,但卻是以柔克剛的高明拳法。

吳羨一眼就看出來這是後世的流轉之廣的太極拳,一時沒有忍住,吳羨便忍不住想偷學幾招,漸漸的,吳羨從之前的目不轉睛的凝神看,到後麵已是全身貫注,物我兩忘。

從第一式‘野馬分鬃’到第七式‘手揮琵琶’,隻見張真人左掌陽,右掌陰,目光凝視著左手手臂,雙掌慢慢合攏,竟是凝重如山,卻又輕靈似羽,又打到了二十九式‘撇身劈捶’,張真人拳法霎時收住,竟沒了後文,吳羨忍不住心中遺憾。

“怎麼樣?你懂了幾層?”張真人見到殷梨亭的臉上有絲絲迷惘,隨即說道。

“弟子愚鈍,隻體會了三四層。”殷梨亭汗顏的說道。

“這套拳法不過是雛形,我也隻想出了這二十九式,這套拳法的訣竅是‘虛靈頂勁、涵胸拔背、鬆腰垂臀、沉肩墜肘’十六個字,純以意行,切忌用力。”

殷梨亭點點頭,似乎領悟到了什麼,而後張真人沒有停息,又認真看著殷梨亭說道:“這拳勁首要在似鬆非鬆,將展未展,勁斷意不斷……”

殷梨亭有些懵逼聽著張真人的教誨,心中隱隱有種念頭:師傅好似不是在傳授自己,而是在教導旁邊那位少年。

吳羨聽得十分入迷認真,張真人之前打的拳法印在腦海之中,此時和那口訣一一對應,吳羨之前迷茫懵然之處一一恍悟,竟然理解了七八分。

待的吳羨回過神來之時,張真人正和殷梨亭在一旁飲茶,絲毫沒有關注於他,而吳羨心中有些尷尬和擔憂,畢竟自己偷學他派武學秘籍,已犯了武林之中大不諱。

吳羨有些悻悻然低著頭,正打算認錯,故而說道:“見過張真人,晚輩…”

“聽說你見過我那無忌孩兒?”張真人打斷了正要道歉的吳羨,語氣溫緩平和、仁和慈善,一語之中有著令人心靜的力量。

吳羨知道張真人不予追究,心中立即平靜下來,於是就將從與張無忌相遇,到最後與張無忌訣彆,事無巨細全都娓娓道來,不過尋找九陽真經之事吳羨未曾說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