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小鳳坡之鬥 一(1/2)

好書推薦:

“比武之事倒不難,擺上擂台,勝者上,敗者退,藝壓當場者為冠;可這謀略該如何比較。”黑服漢子高昂著頭,探身問道。大家夥紛紛讚同。

吳羨站在後方,出聲道:“懷才就和懷孕一樣,時間久了才能看出來。”大家覺得有趣,紛紛大笑。

公子昂首闊步,幾步便上了山坡,與龔熊平齊,彬彬有禮做個揖,又麵向眾人道:“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向來以武為尊,房謀杜斷,辦法可以眾人謀劃,隻須首領決斷便是,所以咱們隻須挑出一個武功最高者,眾人心服口服之人便是。”

眾人點頭應允,許多人對自己本事很自信,可要是比謀略,卻不是那麼自信,此時聽到那白衣公子之話,聽來有理,頗為讚同。

“在下陳友諒,覺得這位白衣公子所言有理,咱們是去奪寶劍,‘奪’字當頭,自然需要一位武功蓋世、力壓群雄、橫貫八方的統領,而非唯唯諾諾,藏於人後謀略的統帥。”陳友諒拱手而道,語氣不卑不亢、慷慨陳辭,卻又暗含殺氣,意指某人。

白衣公子三言兩語便化解了龔熊的勢力,引得群豪認同,拍手支持。

“是極,是極。”“我他娘的也隻服真本事乾翻眾人的大豪傑。”台下黑壓壓人群,雜七雜八,一人一語的說著。

公子玉麵上嘴角微勾,眼神也明爍閃亮,仿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淡然而道:“小鳳坡有上百位好漢,一座擂台有些慢了,此刻光陰寶貴,便搭上五座擂台,一個時辰之後,每個擂台上分彆隻餘一人,共有五人,再從五人之中決斷出武藝最高者,這番比武大家可認同?”

群雄皆應,多數讚同。於是畫地為台,本來五擂台皆在荒地上,有人呼道:“我瞧那坡上石林聳立,不若在石林上設一擂台,豈不有趣。”眾人皆許。

不消片刻,群雄之中,有大力士**上身,拔巨樹而起,後分插於擂台四角,劃線為界。又有赤發紅臉的漢子,一躍而至三丈左右巨石之上,大喝一口烈酒,隨後嘴中噴出赤紅火鴉,在石林之中遊走穿梭,石壁上燒出一道道黑線,遠看去,黑跡石有石無,但依稀能瞧出一個方正的區域。

“好功夫。”“好輕功。”“好力氣”眾人無不讚歎,就連那看台上的一眾成名已久的前輩,那白衣公子,也是拍手讚揚幾人的奇異本領。

龔熊之前被落了臉麵,此刻急欲立威,故而飛身踏上石林,步履穩重,每一步踏在空中,在陽光之下濺起陣陣青煙,龔熊雖已至花甲之年,但一身內力和功夫不減年輕,此刻立於那凸石上,威勢浩大。

龔熊傲立於巨石頂上,掌撫花白胡須,微眯著眼道:“老拙雖是花甲之年,此刻自大狂妄一些,第一個守擂,權當做拋磚引玉,還望各位不吝賜教。”

“既然龔老前輩都有一片雄心,我又豈能落於人後呢,哈哈。”卻是鐵狂大掌一揮,一股勁力打在地上,人似驚鴻一般飛向一擂台之上。

另有白麵書生淩空而飛,似腳踩青蓮紅藕,輕飄飄就上了一空擂台。還有先前那高大力士、赤發紅麵道人也分彆上了擂台。

五座擂台之上,石林上龔老傲然而立,一時之間無人挑戰,而其餘四擂上有人躍躍欲試,接連幾人上台,皆被打落下來。

這時人人都去圍著那五座擂台觀看,吳羨一人佇在遠方,目光大多都射在鐵狂台上,吳羨感受著手上冰涼的蠶絲手套,心中卻是想著:倘若鐵前輩到時奪劍落入險境,自己該不該出手相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