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丐幫任瞎子(1/2)

好書推薦:

吳羨趁著這一時間,瞬時劃過一道黑影,已淩空躍至樹上,躲在樹後,雙手抱著樹乾,猛然間手腳齊推,又躍至彆處樹上。

待到了一視角廣闊之地,吳羨瞥一眼趙敏,自己就在她立足大路右側,距她有五六丈距離,山路左側有多少人不知道,但右側約有二十餘人,衣衫襤褸、頭發臟亂,皆是丐幫之人。

吳羨不知自己怎樣暴露了身份,但眼下已然不重要,吳羨兩指一拈一射,猛得一枚石子打去,一時間接連十枚石子突射而出,這已是吳羨頃刻之間的全力,便雙掌一拍借著反震之力,一落便至了趙敏身邊。

咚咚咚,有七八道身影應聲倒下,從數米高的樹上應聲墜落,趙敏也聽見響動,長劍出鞘守在一側,從容不迫立於原地。

眾丐頭子是一七袋弟子任瞎子,入幫也已有十餘年,然而功夫火候不到,始終不能升到八袋長老,手下有一小乞丐發現吳羨像畫中之人,任瞎子見吳羨年紀輕輕,又無甚麼江湖名氣,故而心生貪婪,想獨得倚天神劍,糾結手下一眾乞丐,還拿不下他一個小娃娃?

任瞎子見行蹤已露,不知那小賊使了什麼暗器,已有八名弟子倒下,故而此刻不再大意,慎重對待。

“眾弟子,殺狗陣。”任瞎子右眼目露凶光,左眼因早年被暗器所傷,沒有及時醫治,故而又瞎又腫,已是看不見,故而被稱為任瞎子。

群丐從躲藏之中顯出身來,手中棍棒、刀劍捶打地麵,清脆轟鳴之聲不絕於耳,遠遠追擊而來將兩人團團圍住,濺著黃土飛揚。

任瞎子共率四十餘名弟子,先前吳羨已打傷八人,都從數米之高樹上墜落地麵,已無再戰之力,此時有三十四人團團圍住兩人,奔騰縱躍之間,或振臂高呼,或口吟蓮花落,或哀痛呻吟,或開口乞討吆喝,總之雜音入耳,亂音入耳。

吳羨曾為丐幫弟子,這殺狗陣法自然熟知,誰知近日自己倒成這陣中之“犬”了,心中未免有些莫名奇怪感受,見到這陣法破綻甚多,眾人配合漏洞百出,心裡感慨:這丐幫弟子良莠不齊,一代不如一代,這百年間江湖上都說“明教,丐幫,少林”,教派以明教為首,幫會推丐幫為尊,門派以少林為雄,然則丐幫實已不負前世威名了。

“趙公子,我主攻勢,你替我掠陣。”說是掠陣,不過是讓其護好己身,彆身陷險地,

吳羨話一說,便一個跟鬥翻出,雙拳齊出,那兩名乞兒反應不及,便被吳羨打飛出去。吳羨左右兩乞丐,麵色凶狠一刀、一棍劈砍過來,吳羨單手一帶,手中勁力繞指化柔,將棍子拖來置於刀下,那刀棍又順這吳羨雙手之勢旋轉,兩人亦是手中刀棍一轉,轉勢不可阻擋,握器不住,吳羨又隻輕輕一拍,刀棍去勢凶猛,以迅猛之勢拍在兩人胸膛,又攜著其身後四五人,飛出了一丈之外。

“好,加油,打他們個落花流水。”趙敏見吳羨打得漂亮,俏臉滿是欣喜,大聲鼓勵道,同時臉色輕蔑,仍不忘嘲諷兩句:“甚麼天下第一大幫,一個瞎子率著一幫傻子,也想學彆人英雄貪圖寶劍,真是一群酒囊飯袋,癡心妄想……”

或是趙敏語言太毒,那老瞎子麵色黑如墨、沉如水,終於忍耐不住,“小子,你嘴忒毒了”,尖聲咆哮幾聲,雙手杵著五尺沉杖襲來,蓄勢而出,徑直襲向趙敏。

吳羨見其氣勢洶洶,似猛虎出籠、毒蛇驚動,一時也替趙敏擔心,故而也顧不得其它,身子劃過一道殘影,就擺脫了諸乞丐,側身站於趙敏身前,麵色不驚不動看向任瞎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