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一槍打爆他的狗頭(1/2)

076一槍打爆他的狗頭?

嶽飛並不擔心自己的安危。

誰也沒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知道自己將來能混成什麼樣。誰知道將來自己的墳頭上,放著的是鮮花還是狗屎?

嶽飛也不知道,自己將來是要名垂青史的,成為著名的民族英雄。

在他的想法裡,能用自己的賤命換吳乞買的命,簡直是占了天大的便宜。一介賤民,把一國的皇帝拚死了,怎麼想都覺得劃算啊!

乾了!

吳乞買不是路邊的蘿卜,就老老實實地待在那裡等著人薅出來。你就是想把他這根蘿卜拔出來,也得先找到坑不是?

吳乞買很忙,忙的不得了。

第一要務,阿骨打的喪事需要辦。

雖然隻是哥哥死了,沒必要跟死了爹似的那麼難過,但先皇都成為先皇了,你總得傷心一下,哭嚎幾聲意思一下吧?

第二件事也很重要,遷都。

東北那嘎達太冷,也太窮,交通不便,屬於郊區的郊區的郊區,對將來的生活、出行和孩子的教育都不太好,需要置辦個新宅子。

這不,現在打下了遼國的燕京。這地勢,這環境,妥妥的高檔學區房啊!

就它了!

雖然遼國的宮殿修得不咋地,但房子最重要的是地勢,質量什麼的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燕京這地方既可依托後方,又能對遼國餘孽和西夏形成威壓。在不遠的將來,還可以瞅機會渡過黃河,與趙宋官家會獵於中原。

妙啊!

第三件事……

還是算了吧,有這兩件事就夠忙活的了,壓製先帝的兒子們的小事兒就先放放,得了空再收拾他們也不遲。

這麼一個大忙人,會有時間到處亂跑,等著嶽飛給他來個一槍爆頭嗎?

還真有。

李邦彥做為堂堂的大宋次相,攜帶重禮來到金國,於情於禮,都得舉行隆重的宴會接待一下。

宴會上,李邦彥先是對阿骨打的去世表示了深切的哀悼,並祝賀金國選出了新的領導人,再對兩國繼續深化合作永結兄弟之邦進行了展望。

吳乞買也很謙虛地接受了哀悼和祝賀,表示他將繼承先皇的遺願,與大宋還將繼續深入合作,再創輝煌。

屁話一大堆,酒喝了不老少,協議也簽了幾個。

本來應該是賓主儘歡、皆大歡喜的宴會,因為李邦彥的一個噴嚏而平生波瀾。

其實真不是李邦彥故意失禮,實在是因為燕京比汴梁冷了不少。李邦彥一介文人,身體也不怎麼倍棒。

於是,他感冒了,打了個噴嚏。

打噴嚏無所謂,但是你對著吳乞買的臉噴,是不是有點不合適呢?

更不合適的是,這個噴嚏的力度很大,大到連鼻涕泡都噴了出來。一個在李邦彥的鼻孔上戀戀不舍,一個直接叛變飛到了吳乞買的臉上。

“這……”

李邦彥尷尬了。

向來講究風雅的他,實在沒想到會做出這麼失禮的事兒。

丟人啊!

吳乞買也感覺很丟人。

汝以為老子的刀不利否?

老子好心好意地禮賢下士一下,和你近距離喝一杯,你就是這麼回禮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