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活不過十二點(2/2)

好書推薦:

蘇顏領著林陽走了進來,將水果放在櫃頭上,擠出笑容來衝著親戚們打著招呼。

有人熱情回應,有人輕哼一聲,不理不睬。

蘇顏似乎也習慣了,沒有太大反應,轉過身對著病床微笑道:“奶奶,您身體好些了嗎?顏顏來看您了。”

“嗯。”老太太隨便迎了一聲,渾濁的眼卻是盯著蘇檜手中的針。

蘇顏識趣的退到一旁。

至於林陽,則一言不發的站在她身後,完全如一個隱形人一樣,沒人注意他,也沒人理他。

仿佛他就是多餘的存在。

“媽,你感覺怎麼樣?”

蘇檜將最後一針落下,擦了擦汗笑問。

“好!我很好!兒啊,辛苦你了。”

“媽,你這是哪裡話?醫生救人,天經地義,更何況我還是您兒!”

“難得你有這份孝心呐!”

老人家開懷大笑,容光煥發。

其餘人也應和著誇讚著蘇檜。

“話說回來,奶奶,您今天的氣色比以往要好不少誒,尤其是我爸施針前後,你的氣色變化太誇張了!您簡直就像是年輕了十歲!”這時,蘇儈的兒子蘇剛湊上前來驚喜說道。

“真的嗎?”老太太驚喜道。

“是真的。”

“媽,你的確年輕了不少!”

“感覺好神奇,這是二哥的針灸效果?”

“不可思議啊!”

其餘人也才發現,驚訝不已。

這不是吹捧,而是真真切切的。

“阿檜,這是怎麼回事?”老太太意味深長的笑問。

“媽,沒什麼,總之您能健康長壽兒就心滿意足了!”蘇檜笑了笑沒有解釋。

“阿檜,媽問你話你怎麼不說?你不說,那我可就說了!”

旁邊一名身材發福的婦人迫不及待的站裡出來。

這是蘇檜的老婆劉豔,隻見她叉腰道:“媽,你是不知道,阿檜為了治好你的病,可是特意花了兩百萬托人找關係,去燕京進修了幾天,而現在你所享受的,就是阿檜進修成果呢!”

“什麼?”

周圍人失聲。

“兩百萬?”老太太也一臉錯愕:“這進修的啥?”

“也沒啥,就是去燕京學了一套比較古老的針灸理論與技術,媽,我現在給你施的這幾針可是大有來頭的,它是古代藥王孫思邈所創,但在明清時代失傳了,最近才有了蹤跡,目前這方子在燕京一位大人物那收藏著,輕易是不拿給彆人看的,我想著這方子或許可以根治您身上的頑疾,就托人聯係了那位大人物,借了他方子看了看。”蘇檜故作無奈的笑道。

“原來如此,可是...你怎麼會有兩百萬?”

“我平日裡省吃儉用存了點,剩餘的我拿房子抵押了。”蘇檜遲疑了下道。

房子都給抵押了?

老太太心頭無比感動。

她吐了口濁氣,連連點頭:“阿檜,難得你有這個孝心,媽很高興,正所謂百善孝為先,蘇家人若都如你這般,媽也就不必再操什麼心了。”

“媽您說笑了,大哥、三弟、四弟他們也都很好。”蘇檜憨厚的笑著,眼裡卻掠過一抹得意的光芒。

“你不要謙虛了,蘇剛!你也要好好努力,爭取將來跟你爸一樣,明白嗎?”

“奶奶放心,父親一直都是我的榜樣。”蘇剛立刻上前表態。

“嗯。”

老太太點點頭,很是深意的看了眼蘇剛,是越瞧越順眼。

但其他人則是越發的心驚,臉色極度難看。

他們才算是發現,這一切都是蘇檜的套!

花這麼大的價錢啊去討老人家的歡心,看似很虧,可實際卻是血賺。

畢竟老太太的年齡太大了。

最近她已經在準備將家族大權讓出來,重新選一位年輕的俊才去掌管家族企業。

選誰?不得而知!

但蘇檜這一手,擺明是要給他兒子蘇剛鋪路啊!

好心機!

後麵的蘇家人暗暗咬牙,心頭痛罵。

蘇顏暗暗歎氣。

家族企業的管理權誰都能爭,唯獨她這一家不行,因為老太太最厭惡的,就是這個禍害了蘇家未來的林陽了。

但在這時,後頭的林陽突然幾步上前,視線仔細掃了眼老太太手臂上的針。

“嗬嗬,林陽,沒見過博大精深的針灸吧?也是,你這種鄉巴佬窩囊廢哪見過這個?我允許你拍照發朋友圈裝逼,權當是給我爸的醫術做宣傳了。”旁邊的蘇剛撇了眼林陽,不屑笑道。

蘇檜一臉得意。

林陽眉頭微皺,低聲說道:“這套針訣,是來自於孫思邈千金方下篇的《靈首篇》,但二伯沒有學精,你這前麵十三針都施對了,但唯獨缺了一針!這一針不施,老太太活不過12點!”

話音落地,全場震愕。

整個理療科鴉雀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