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曝光(九)(1/2)

元老院立刻出言反駁了這些莫須有的罪名,並且放出來了一則聲明,限這些新聞媒體立刻道歉刪除文章,否則他們將要承擔洛斯蘭家族的怒火。

洛斯蘭家族的地位不言而喻,自然是威懾到了這一部分的人,隻是還有那麼一兩個覺得自己脖子硬的,不僅沒有道歉刪文,還變本加厲的報道,說洛斯蘭家族為了掩蓋這樁謀殺案,不惜連威脅人的事情都做出來了。

就在元老院怒不可遏的之時,沈月緋站出來了,召開記者會的第一句話就是質問這幾家媒體有沒有證據。

證據?人家肯定是沒有的,不然早就放出來了。

沈月緋這一句話直接問的這些人心虛不已,想要後悔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沈月緋一紙訴狀,將這幾家媒體全部告上法院,要求賠償損失。

按照洛斯蘭家族現在的體量,這一紙訴狀下去,這幾家媒體不死也殘。

這件事情沈月緋交給了靠譜的律師團隊負責,她本人是不必親自到場的。

洛斯蘭家族的律師團很快就把這件事情處理的十分漂亮,也算是給了這些記者一次警告。

告訴他們不要為了博人眼球就胡亂編造,否則這幾家就是一個下場。

沈月緋這一手敲山震虎很是厲害,這就間接導致國內一些本來想要借了這個機會搞事的媒體,不得不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想要胡亂報道?那也得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能耐。

同時也有不少人覺得沈月緋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來就把幾家媒體弄的差不多了,還懷疑洛斯蘭家族是不是要控製媒體發言之類的。

對於這些消息,沈月緋選擇了一笑置之。

她又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要扼住所有人的喉嚨不讓人說話。

隻是這些媒體顯然是不安好心,非要趁家族剛剛換人的時候,鬨出來這件事情。

這幾件事情就浪費了沈月緋差不多五天的時間,而這五天的時間裡,沈月緋壓根就想不到的是,她以為已經去世的梅林,居然好端端的在家族一處秘密的療養院裡麵養著。

當時失事的那架飛機,梅林並沒有坐上去。

不過飛機上的人確實是沒有一個生還的。

知道梅林還活著的消息的人,除了凱裡,就隻有元老院的大長老。

大長老當時得知梅林的意思很是震驚——元老院不服梅林確實是有一段時間了,可誰也沒有想到梅林居然會放棄自己應該得到的權利,拱手給了沈月緋這個養女。

明明之前他們應該是敵人的。

梅林當然不可能把消息告訴這些人的。

一旦沈月緋是他親生女兒的消息曝光,那麼,洛斯蘭家族的那件舊事就要被人翻出來了。

就算是外界不知道亞倫真正的身份,可在外人看來,分明就是他梅林在感情上出軌了。

到時候,這會給沈月緋帶來很大的壓力。

他的女兒剛剛承襲家主之位,就算是他留下來了那些人可以助她一臂之力,可位置依舊不會和他在的時候那麼穩定。

就如同最近發生的事情一樣。

他的女兒剛剛上來沒有多久,就遭遇了這件事情,這幾家媒體就開始給她扣上殺人犯的帽子。

要不是他不方便出麵——

哼!

梅林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卻渾然不知,一手策劃這件事情的人,會是一直在照顧自己的凱裡!

凱裡從一開始知道梅林要把家主之位給了沈月緋的時候,就是反對的。

可他自己又是習慣性的臣服於梅林,隻能乖乖的應了。

但想要他儘心儘力的像是對待梅林一樣對待沈月緋,那可真的是一個笑話了!

他始終臣服的家主隻有一個,那就是梅林。

凱裡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依舊覺得梅林是昏了頭。

甚至他自己都有了和亞倫一樣可怕的想法,覺得梅林對自己的養女有那種心思。

就像是為了美色拱手讓出一切的人一樣。

凱裡知道自己沒辦法現在勸明白梅林,隻能自己儘快謀劃將沈月緋除掉。

隻要沈月緋一死,洛斯蘭家族的家主,依舊是梅林。

那麼家主百年以後,就不會受到後人的責罵。

凱裡今天是趁沈月緋這邊不忙的時候偷偷過來的,剛問了梅林的身體情況如何這樣的話沒幾句,梅林就迫不及待的問他沈月緋情況如何。

凱裡心裡頭那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

可再怎麼不願意,他都隻能乖乖的回答。

“小姐很好,您放心,還沒有人敢為難她。”

凱裡如此寬慰梅林道。

“哼,還沒有人敢為難?我看最近的事情就是起了個頭!”梅林怒喝一聲,驚得窗台的貓兒都往外一跑:,轉眼就沒了影。

“你好好的照顧她,彆讓人欺負了。”梅林說到沈月緋的時候,語氣就不知不覺的溫柔了下來。

“好的,家主。”

“對了,這次的事情查出來是誰在後麵主使的嗎?”梅林咳嗽一聲,問。

“暫時不知道。”這次的事本來就是凱裡一手策劃的,在洛斯蘭家族浸淫多年的他,還是明白如何避開那些調查手段的。

“看來這幕後的人不可小瞧,你可千萬要多多提醒她,讓她務必小心。”

“我記下了,家主放心。”凱裡說完這話,立刻就挨了梅林一句輕叱:

“我已經不是家主了,叫我老爺吧。”

凱裡暗自咬咬牙:“是,老爺。”

“嗯。”梅林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眼神看向窗外。

春天就要到了呢。

——

沈月緋在洛斯蘭家族忙了差不多半個月才算是梳理完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然後就把事情托付給了元老院。

她自己倒是一點也不擔心的直接乘坐了私人飛機,趁著夜色飛回了國內。

沈月緋儘量很是低調的回了國內。

回來的時候,已經是陽春三月,桃花盛開的好時節了。

京都大學也剛剛開學不久。

這回到霍家還沒有幾天呢,沈月緋就接到了江明唯的電話。

電話那頭的江老爺子,身體依舊很硬朗,說話的語氣都是十分的充足:

“丫頭,你什麼時候有空過來做個講座,給新生說些人生大道理。”

老爺子這話說的直白,電話那頭的沈月緋笑著答應了:

“擇日不如撞日,您看明天上午怎麼樣?”

“好。”江明唯一點猶豫都沒有,掛了電話以後就去安排這件事情了。

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國內的人才知道沈月緋已經從國外回來了。

到了沈月緋第二天去京都大學講座的那天,一群記者蜂擁而至,幾乎把整個京都大學的大門口圍堵的水泄不通。

逼得京都大學不得不調用了校內所有的安保力量,加上霍家、沈家、江家、顧家這四家的保鏢,總算是壓住了這群蠢蠢欲動的記者。

一開始沈月緋在國外的身份曝光以後,想要去采訪她的記者猶如過江之鯽,過猶不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