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太師叔祖說得對呀!(1/2)

餘得水和他的小夥伴兒們不約而同的合攏雙眼,破軍雖然隻是從他們眼前一掠而過但那銳不可當的劍芒卻刺得他們眼球生疼,身不由己的眼中就含了兩包淚水,更是不由自主的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潘陽的飛劍太快,快到他們三人竟然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連合攏雙眼都是在破軍從眼前掠過之後,如果潘陽想殺他們的話已經血濺五步了!

他們撐開眼皮子之後就感覺哪裡不太對,好像少了點什麼,光線也變強了……

顧不上多想,餘得水和他的小夥伴兒們“咣咣咣”連磕三個響頭:“弟子不敢!”

潘陽滿意的點了點頭:“這裡你們派人處理一下,你們三個,跟我回去。”

“是!”餘得水他們恭恭敬敬的應下,朱誌高和司馬達跟在潘陽身後走了,餘得水則是招呼青城四秀裡其他三秀過來,趙天秀、花之秀和侯啟秀過來看到餘得水的眼睛都是一臉古怪,麵麵相覷但是沒人敢說什麼。

餘得水:“怎麼了你們?”

趙天秀、花之秀和侯啟秀不約而同把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沒怎麼沒怎麼……”

“哼!”餘得水瞪了他們一眼:“鐘神秀這個叛徒畏罪自殺了,你們處理下!”

鐘神秀死了?趙天秀、花之秀和侯啟秀都驚呆了,他們同為餘得水的親傳弟子,雖然四個人未必就親密無間,但也算是一起長大的。聽得餘得水說鐘神秀是叛徒還畏罪自殺了,他們都震驚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餘得水皺起眉頭:“怎麼?”

趙天秀腦瓜兒最靈活,連忙咬牙切齒道:“師父,弟子和鐘神秀那個叛徒平時少有來往,沒想到他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弟子深惡痛絕!”

侯啟秀也攥緊拳頭:“師父,鐘神秀背叛師門,弟子恨不能親手撕了他!”

花之秀:“我也是!”

餘得水點了點頭:“你們處理吧,為師希望回來的時候已經都處理完了。”

趙天秀、花之秀和侯啟秀齊聲應是,餘得水大袖一甩,追潘陽他們去了。

……

潘陽帶著餘得水、朱誌高和司馬達回到了一室一廳裡,先打發走了長老執事們,然後四個人就坐到了臥室的床上,各自占據一角坐成個正方形。

沒有灌頂的本事,潘陽隻能是采取寓教於樂的方式把《玄門罡氣》傳給他們,讓大家都盤膝坐好了,然後伸出雙臂來,和臨近的兩人掌心貼死。

比如說潘陽左邊是餘得水,右邊是朱誌高,潘陽的左手和餘得水的右手掌心貼死,右手和朱誌高的左手掌心貼死,這樣四個人形成了一個循環。

潘陽按照《玄門罡氣》修煉之法,先放空了自己:“你們把功力傳過來!”

把功力傳給你?餘得水、朱誌高和司馬達麵麵相覷:我們不是學武功的嗎?

怎麼成了傳功的了?

見餘得水他們遲疑,潘陽冷笑:“命都隻剩下一天了,你們還在猶豫什麼?

“要是信不過我,那就算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頁继续閲讀。